【第122期】環球星訪談·宋洋:念念不忘 必有回響_fororder_環球星訪談banner-編輯用圖-宋洋

獨家專訪宋洋

  • 曾懷疑自己是否會演戲

    幾年下來出演的影視作品雖然不斷,但是卻一直不溫不火,這讓他對自己產生了質疑,曾一度懷疑自己是否會演戲。
  • 徐浩峰是人生路上的燈塔

    徐浩峰于宋洋來講,是人生路上的燈塔,在他迷茫的時候給他指明了方向,照亮了前行的道路。
  • 不給自己的人生設限

    不會把自己局限于某一類的角色而錯過了沿途的風景,會更加專注于一切優秀電影的好角色。

往期回顧

 

  你可能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但是你一定看過他演的戲。《暴裂無聲》里他是啞巴曠工張寶民,《師父》里他是街頭混混耿良辰,《大明嬪妃》里他是癡情帝王朱常洛,他是演員宋洋。

 

  此次在電影《長安道》里宋洋飾演文物警察邵寬城,一個一心想辭職創業的非典型性警察,就像生活中在職場上掙扎的你我他一樣,對未來充滿迷茫。談到對這個角色的揣摩塑造,宋洋坦言自己曾擔心邵寬城這個人物個性不明顯會壓縮演員的發揮空間,但是現在看來反而是一種難度和挑戰,“如何在一個看似平庸的角色身上挖掘出他內心深處的東西,不依靠劇本帶來的光環也能打動觀眾,目前來說成熟演員做的都很好,這也是我需要去做的。”

 

  作為演員,宋洋希望自己塑造的角色能夠和社會產生共鳴,從而影響到觀眾,給他們帶來正能量,“我想讓更多處于迷茫期的年輕人,通過邵寬城這個角色來關照自身,看看你所從事的工作是不是你愛的或者說你有沒有找到愛它的理由,這是我特別想表達的。”

 

  很多人介紹宋洋的時候都會說這是徐浩峰導演前三部戲的御用演員。《倭寇的蹤跡》、《箭士柳白猿》、《師父》,徐浩峰的電影連著三部都是宋洋主演,但是從第四部開始,徐浩峰卻提出和宋洋先暫時分開,這讓宋洋很是詫異,“之前說好要一起合作二十年?”徐浩峰導演給出的理由是作為一個電影導演,在一種類型片里站住了腳跟并做到極致是成功的,但作為一個電影演員在一種類型片里存在是非常危險的。

 

  “徐浩峰導演是我的恩師,他的建議在我的人生中猶如‘仙人指路’。”脫離了徐浩峰的宋洋,接到了新人導演忻鈺坤的《暴裂無聲》,他用這部電影完全推翻了過去所有的形象,展現了無限的可塑性。《暴裂無聲》中宋洋飾演的啞巴曠工張寶民是距離他本人最遠的一個人物,這個角色讓他在自己身上真正看到了“塑造”。

 

  為了能夠讓自己與塑造的角色更加接近,在這部戲之后宋洋開始把自己“藏起來”,不斷放空清零,“《暴裂無聲》之后,我變得越來越客觀,看到了把自己完全交給一個新人導演之后,居然呈現出了一個自己都不了解的角色,這就是把自己清零,然后去吸收新的東西帶來的效果。”

 

  “只要有心,很多東西都能夠被學有所用。”在采訪中宋洋講到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臺詞是恩師徐浩峰編劇的《一代宗師》里的名句“念念不忘,必有回響”,這也是宋洋特別喜歡的一句話,在人生的道路上一直激勵著他前進。(文/武若曦)

       

        點擊查看訪談實錄

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_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_男朋友让我用胸喂它_日日夜夜天天狠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