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佟麗婭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精彩上演
      國際在線消息:11月9日、10日,由青年演員佟麗婭策劃及領銜主演的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在國家大劇院演出圓滿成功。演出現場座無虛席,舞者表演精彩震撼,伴隨著獨具民族特色的謝幕儀式,現場觀眾沉浸在絢麗的舞蹈中如夢方醒,紛紛起身為舞者報以雷鳴般的掌聲。  演出期間,佟麗婭不少圈內好友也現身劇場,支持她回歸舞者身份的匠心之作,見證舞者們經過數月努力迎來的成功一刻。著名影評人程青松則表示“只要佟麗婭一出場立刻閃耀舞臺,令人感動,對她來說這不是跨界而是回歸,這場演出應該去到更多的地方”。  近年來佟麗婭一直致力于傳播家鄉民族文化,此次更攜手眾多優秀年輕舞蹈演員,將民族傳統舞蹈與現代舞蹈形式相結合,呈現出一場震撼人心的舞蹈盛宴。演出中,《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里》6個篇章以共情的藝術表達讓觀眾產生共鳴、感同身受,而配樂方面則將傳統民樂與西方管弦樂進行交織串聯,新穎的曲風描繪出父親的剛勁力量與母親的溫柔綿長,歌曲《可愛的一朵玫瑰花》更讓觀眾在活潑浪漫的旋律中如同身臨其境,每個篇章終了都贏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
    2019-11-11 14:46:33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首露真容 《在遠方在這里》展現絢麗新疆歌舞
      近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于國家大劇院臺湖舞美藝術中心舉行媒體交流會,青年演員佟麗婭攜手來自新疆和上海的年輕舞蹈演員登臺表演。現場座無虛席,觀眾被別出心裁、獨具韻味的歌舞帶入到新疆獨特的風情中。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取材于新疆民族風情文化,舞者通過優美的肢體語言以及細膩的情感表達演繹一封送給家鄉的情書,將遠方兒女對父母、愛人以及家鄉、祖國的思念與熱愛娓娓道來,感染著現場的每一位觀眾。演出期間,跪轉、托舉等高難度動作頻現,年輕舞蹈演員無論是獨舞的深情表達,或是齊舞的默契配合都達到了極高的完成度,主演佟麗婭更是以專業的舞姿與舞臺光影交相輝映呈現出美輪美奐的效果,令人耳目一新。  作為佟麗婭籌劃三年的誠意之作,《在遠方在這里》匯集了50名新疆舞者,展現了多個少數民族多姿多彩的歌舞藝術。整臺演出由“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里”6個篇章組成,每一個段落都滿載著舞者對大美新疆的眷戀之情。而舞蹈劇場的主創團隊中,不乏胡小鷗、任冬升、陽東霖、賈雷、黃海等各個領域的名家,他們將“與時俱進,融合創新”的創作理念融入作品中,為觀眾打造出一臺誠意與專業并舉的藝術盛宴。主創們不僅在服飾妝容上展現了多民族服裝特色,還根據歷史記載、貼近敦煌壁畫考證表演內容,更通過現代舞的表演形式呈現傳統民族文化,新媒體技術與舞美設計相結合的驚艷效果收獲了現場滿滿掌聲。  表演結束后,佟麗婭攜手總導演、主演及舞蹈演員代表與媒體記者近距離交流互動,圍繞舞蹈劇場的創作和籌備分享心得體會。在談及舞蹈劇場的創作初衷時佟麗婭表示今年是自己來北京整整20年,再次回歸舞臺是源于初心,“初心就是回到你曾經成長的地方,回到你曾經想要的夢想,去完成它。《在遠方在這里》既是為了呈現多元的新疆文化,也是希望把新疆的優秀人才帶出來。”總導演董杰表示很多人都認為新疆舞就是動脖子、扭腰,實際上新疆的舞蹈還有很多豐富的元素,所以此次以守正創新的理念來進行創作,是為了更好地發揮新疆舞蹈和而不同的優勢,能夠承載既現代又民族的情懷表達。而主演依力凡在談起參與舞蹈劇場以來自身的變化與感受時,則表示非常幸運能夠參與到項目中來,在過程中他不僅在藝術上得到了提升,還收獲了更多人生感悟。新疆舞蹈演員代表庫得拉提·庫爾班在講話中對佟麗婭表示了由衷的感謝:“做夢都沒有想過能在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上跳舞,丫丫姐不只自己有夢想,她還把我們心中有夢想的所有年輕人都帶出來了”。大家真誠的表達也讓佟麗婭備受鼓舞,表示舞蹈劇場讓自己充滿能量的同時也完成了一次身份的轉變,“不僅是從影視演員變成了舞者,也從舞者變成了制作人,未來還可以嘗試更多的內容,變成一個影視制作人也是有可能的。”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是佟麗婭來京二十年的圓夢之作,不僅是助力年輕舞蹈演員實現夢想,也是佟麗婭對家鄉最真摯的回饋。回歸舞者的身份讓佟麗婭滿懷感恩,坦言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家鄉的窗口,讓更多觀眾了解新疆、愛上新疆。多年以來,佟麗婭一直致力于將家鄉的風土人情和新疆人熱情、爽朗的精神品質展示給更多的觀眾,領略新疆真實的魅力風采,此次與新疆藝術家一起帶來的精彩演出則更全面地展現了新疆歌舞的絢麗多彩。  11月9日、10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將在國家大劇院正式上演,屆時完整的舞蹈劇場也將揭開神秘面紗,敬請期待。
    2019-11-07 13:26:47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發布定妝照 展現多元民族文化
      近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發布精美定妝照。服飾妝容精致迤邐,結合傳統文化的諸多元素,極具新疆的異域民族風情,為舞蹈劇場揭開了一層神秘面紗。畫面中,優秀舞蹈演員神情專注,詮釋不同角色神態,情緒表達細膩到位,通過優美的肢體語言,在婉轉柔美與剛勁力量中將各民族的魅力盡情展現。  而佟麗婭身著多彩民族服飾,湛藍如天空、青翠如草原、火紅似篝火、素雅成白雪,色調濃淡相宜,釋放舞者魅力。演繹各式各樣的角色變換,從樓蘭公主的優雅神秘到熱情活潑、載歌載舞的民族姑娘,超強表現力令人贊嘆不已。  11月9日-10日國家大劇院,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精彩即將上演,與舞者佟麗婭一同感受魅力十足的民族風情。
    2019-11-05 13:28:22佟麗婭
  • 佟麗婭領銜主演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發預告
      國際在線消息:10月14日,由佟麗婭全心打造的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發布預告宣傳片,正式開啟舞蹈劇場演出倒計時。視頻中的佟麗婭巧笑倩兮,靜謐婉轉中完美詮釋“月是故鄉明”的熾熱思鄉情。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由佟麗婭領銜主演、講述了一個自我成長、對遠方家鄉報答的故事。屆時佟麗婭也將帶各位觀眾回望那片遼闊壯麗的土地,回看人與人之間的相逢相識,互相擁抱、微笑的追夢情懷。  據悉,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將于11月9日、10日在國家大劇院上演。
    2019-10-15 14:34:16佟麗婭
  • 《愛國者》重“燃”抗戰劇 英雄群像真實動人
      張魯一、佟麗婭主演的《愛國者》在江蘇衛視播出過半,贏得了不俗的播出成績及好評口碑。不為人知的是,這部劇因為拍攝條件艱苦曾幾經易手,更換過三撥導演和制片人,最后在開機前一個月,才確定下制片人董俊和導演龔朝暉。接受采訪時,董俊坦言:“他們都害怕,害怕冬天冰天雪地拍不了,演員害怕凍著傷著……做這個項目需要勇氣,但冥冥之中我覺得有一股力量牽引著自己,一定要做。”  英雄群像真實動人  《愛國者》堪稱六月的熒屏寵兒,連續5天蟬聯全國收視率第一,微博單日相關話題閱讀量一度飆至2.1億。收獲如此優異的成績,代表著《愛國者》從藝術層面到思想層面雙雙做到出眾,且劇情扣人心弦。近期播出的劇集中,故事進入到武裝抗戰階段,男主角宋煙橋告別了越獄傳奇,開始了哈爾濱地下黨工作,也解開了顏紅光謎團,正式“成為”顏紅光,深入鄉村開展游擊隊工作,打土匪、斗鄉紳、滅軍團,新場景的轉換與新人物的增加拓寬了全劇格局,這也是吸引、留存收視的保障。  對家國情懷真實動人的演繹是《愛國者》沖出重圍,感染觀眾的最重要因素。劇中刻畫了一系列不同身份、不同立場、不同境遇的愛國者,無論是裝瘋賣傻的趙瘋子、英勇沖動的舒婕、周密聰穎的馮碩英、風華正茂的喬云,以及后期劇情中的村民、土匪、東北軍,每一個愛國者都以戰士自居,滿懷著對國家、對民族、對自由的熱愛,吶喊著奮戰的口號一往無前,這種濃重的情感令人動容,令人欽佩。  抗戰題材的嚴肅性一度被“神劇”的拍攝手法消解、娛樂,此后便鮮有佳作。《愛國者》突破了“神劇”慣用手法——個人英雄主義式地講述唯一主角的偉大功勛,而重在講一群中國人的故事,講述一群不愿做奴隸的中國人的故事。劇中有一句臺詞,“哪有什么戰神?都是血肉之軀拼出來的勝利。”  “尊重歷史最重要。我最初的想法就是要讓觀眾看到那個歷史時期人們的真實感受。”制片人董俊不止一次強調,“我要拍一段歷史中的傳奇人物,拍出那些在東北戰線上不懼怕犧牲、一直堅守并保衛國家的英靈,這是對他們的致敬和祭奠。”為了讓這種激情能在劇中更真實地展現出來,《愛國者》拍攝期間在每一天的劇組通告單上都打上一行熱血且經典的臺詞。董俊清楚地記得,第一天的通告單上寫著:“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  用“情懷”打敗困難  戰爭劇是不是夠“燃”,常常作為一項評價標準。“燃”可以表現為戰爭場面的轟轟烈烈,也表現在導演對觀眾情緒的調動上。《愛國者》的導演龔朝暉認為,“燃”應當由“家國”兩字的重量托起,重要的不是對于戰爭殘酷的描寫,而是對奮勇抗戰的英雄們的祭奠,以及對于抗戰精神的傳承。“大家都說,抗戰劇差不多快和抗日神劇畫等號了,但抗戰是我們國家的苦難,這是一個嚴肅的主題,苦難是不能娛樂化的。”龔朝暉表情嚴肅地說。為了更能客觀、盡量真實地去還原當年的情景,他曾經走訪了當地經歷過那個時代的老人了解情況,也查閱了大量圖片資料。  故事中需要大量雪景,而實際開機時已是4月,去哪里找雪一度成為難題。最后,制片人董俊和導演龔朝暉一致認為,“這個劇本,把它放在橫店是永遠都拍不出來的,只有放在東北雪原,才能夠把真正的歷史情境,以及那些英雄氣概和靈魂展現出來。”雪景有了,但發電車無法上山、每天的拍攝時長也受天氣影響極大。冰天雪地的鳳凰山上,半人高的雪地讓制作團隊興奮又忐忑,六百多人的團隊與大雪紛飛的寒冷氣候以及難以控制的冰凍路況對抗,再加上還有許多馬戲、爆破戲等高難度拍攝,整個過程不僅僅是艱苦,更充滿了各種未知危險。“有一次去看景,我開著越野車,就因為山路結冰,我撞了兩次車,剎車失控,但很幸運,并無大礙。”龔朝暉說。  雖然條件艱苦,但劇中的演員卻也因此完全進入了角色,在鳳凰山上,沒有通訊信號,大家都放下了手機,開始溝通交流。龔朝暉回憶起一場非常激昂的戲,劇情是大家問顏紅光,接下來往哪兒走,他說,“我們不撤退了!我們要殺到新京!”隨后,大家一起唱起了《義勇軍進行曲》。“那天拍完之后,大家都特別興奮,我們也不想‘撤退’,都想再多拍一些,但是那天雪特別大,馬上就要封山了。沒辦法,大家一起下山,一路高歌,到了山下,大家都沒有回各自的休息室,而是在化妝間排了一支‘戰舞’。張魯一和佟麗婭領頭,一跳就跳到了凌晨3點多。”  
    2018-06-25 08:33:45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精彩上演
      國際在線消息:11月9日、10日,由青年演員佟麗婭策劃及領銜主演的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在國家大劇院演出圓滿成功。演出現場座無虛席,舞者表演精彩震撼,伴隨著獨具民族特色的謝幕儀式,現場觀眾沉浸在絢麗的舞蹈中如夢方醒,紛紛起身為舞者報以雷鳴般的掌聲。  演出期間,佟麗婭不少圈內好友也現身劇場,支持她回歸舞者身份的匠心之作,見證舞者們經過數月努力迎來的成功一刻。著名影評人程青松則表示“只要佟麗婭一出場立刻閃耀舞臺,令人感動,對她來說這不是跨界而是回歸,這場演出應該去到更多的地方”。  近年來佟麗婭一直致力于傳播家鄉民族文化,此次更攜手眾多優秀年輕舞蹈演員,將民族傳統舞蹈與現代舞蹈形式相結合,呈現出一場震撼人心的舞蹈盛宴。演出中,《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里》6個篇章以共情的藝術表達讓觀眾產生共鳴、感同身受,而配樂方面則將傳統民樂與西方管弦樂進行交織串聯,新穎的曲風描繪出父親的剛勁力量與母親的溫柔綿長,歌曲《可愛的一朵玫瑰花》更讓觀眾在活潑浪漫的旋律中如同身臨其境,每個篇章終了都贏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
    2019-11-11 14:46:33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首露真容 《在遠方在這里》展現絢麗新疆歌舞
      近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于國家大劇院臺湖舞美藝術中心舉行媒體交流會,青年演員佟麗婭攜手來自新疆和上海的年輕舞蹈演員登臺表演。現場座無虛席,觀眾被別出心裁、獨具韻味的歌舞帶入到新疆獨特的風情中。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取材于新疆民族風情文化,舞者通過優美的肢體語言以及細膩的情感表達演繹一封送給家鄉的情書,將遠方兒女對父母、愛人以及家鄉、祖國的思念與熱愛娓娓道來,感染著現場的每一位觀眾。演出期間,跪轉、托舉等高難度動作頻現,年輕舞蹈演員無論是獨舞的深情表達,或是齊舞的默契配合都達到了極高的完成度,主演佟麗婭更是以專業的舞姿與舞臺光影交相輝映呈現出美輪美奐的效果,令人耳目一新。  作為佟麗婭籌劃三年的誠意之作,《在遠方在這里》匯集了50名新疆舞者,展現了多個少數民族多姿多彩的歌舞藝術。整臺演出由“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里”6個篇章組成,每一個段落都滿載著舞者對大美新疆的眷戀之情。而舞蹈劇場的主創團隊中,不乏胡小鷗、任冬升、陽東霖、賈雷、黃海等各個領域的名家,他們將“與時俱進,融合創新”的創作理念融入作品中,為觀眾打造出一臺誠意與專業并舉的藝術盛宴。主創們不僅在服飾妝容上展現了多民族服裝特色,還根據歷史記載、貼近敦煌壁畫考證表演內容,更通過現代舞的表演形式呈現傳統民族文化,新媒體技術與舞美設計相結合的驚艷效果收獲了現場滿滿掌聲。  表演結束后,佟麗婭攜手總導演、主演及舞蹈演員代表與媒體記者近距離交流互動,圍繞舞蹈劇場的創作和籌備分享心得體會。在談及舞蹈劇場的創作初衷時佟麗婭表示今年是自己來北京整整20年,再次回歸舞臺是源于初心,“初心就是回到你曾經成長的地方,回到你曾經想要的夢想,去完成它。《在遠方在這里》既是為了呈現多元的新疆文化,也是希望把新疆的優秀人才帶出來。”總導演董杰表示很多人都認為新疆舞就是動脖子、扭腰,實際上新疆的舞蹈還有很多豐富的元素,所以此次以守正創新的理念來進行創作,是為了更好地發揮新疆舞蹈和而不同的優勢,能夠承載既現代又民族的情懷表達。而主演依力凡在談起參與舞蹈劇場以來自身的變化與感受時,則表示非常幸運能夠參與到項目中來,在過程中他不僅在藝術上得到了提升,還收獲了更多人生感悟。新疆舞蹈演員代表庫得拉提·庫爾班在講話中對佟麗婭表示了由衷的感謝:“做夢都沒有想過能在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上跳舞,丫丫姐不只自己有夢想,她還把我們心中有夢想的所有年輕人都帶出來了”。大家真誠的表達也讓佟麗婭備受鼓舞,表示舞蹈劇場讓自己充滿能量的同時也完成了一次身份的轉變,“不僅是從影視演員變成了舞者,也從舞者變成了制作人,未來還可以嘗試更多的內容,變成一個影視制作人也是有可能的。”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是佟麗婭來京二十年的圓夢之作,不僅是助力年輕舞蹈演員實現夢想,也是佟麗婭對家鄉最真摯的回饋。回歸舞者的身份讓佟麗婭滿懷感恩,坦言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家鄉的窗口,讓更多觀眾了解新疆、愛上新疆。多年以來,佟麗婭一直致力于將家鄉的風土人情和新疆人熱情、爽朗的精神品質展示給更多的觀眾,領略新疆真實的魅力風采,此次與新疆藝術家一起帶來的精彩演出則更全面地展現了新疆歌舞的絢麗多彩。  11月9日、10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將在國家大劇院正式上演,屆時完整的舞蹈劇場也將揭開神秘面紗,敬請期待。
    2019-11-07 13:26:47佟麗婭
  • 佟麗婭舞蹈劇場發布定妝照 展現多元民族文化
      近日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發布精美定妝照。服飾妝容精致迤邐,結合傳統文化的諸多元素,極具新疆的異域民族風情,為舞蹈劇場揭開了一層神秘面紗。畫面中,優秀舞蹈演員神情專注,詮釋不同角色神態,情緒表達細膩到位,通過優美的肢體語言,在婉轉柔美與剛勁力量中將各民族的魅力盡情展現。  而佟麗婭身著多彩民族服飾,湛藍如天空、青翠如草原、火紅似篝火、素雅成白雪,色調濃淡相宜,釋放舞者魅力。演繹各式各樣的角色變換,從樓蘭公主的優雅神秘到熱情活潑、載歌載舞的民族姑娘,超強表現力令人贊嘆不已。  11月9日-10日國家大劇院,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精彩即將上演,與舞者佟麗婭一同感受魅力十足的民族風情。
    2019-11-05 13:28:22佟麗婭
  • 佟麗婭領銜主演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發預告
      國際在線消息:10月14日,由佟麗婭全心打造的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發布預告宣傳片,正式開啟舞蹈劇場演出倒計時。視頻中的佟麗婭巧笑倩兮,靜謐婉轉中完美詮釋“月是故鄉明”的熾熱思鄉情。  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由佟麗婭領銜主演、講述了一個自我成長、對遠方家鄉報答的故事。屆時佟麗婭也將帶各位觀眾回望那片遼闊壯麗的土地,回看人與人之間的相逢相識,互相擁抱、微笑的追夢情懷。  據悉,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將于11月9日、10日在國家大劇院上演。
    2019-10-15 14:34:16佟麗婭
  • 《愛國者》重“燃”抗戰劇 英雄群像真實動人
      張魯一、佟麗婭主演的《愛國者》在江蘇衛視播出過半,贏得了不俗的播出成績及好評口碑。不為人知的是,這部劇因為拍攝條件艱苦曾幾經易手,更換過三撥導演和制片人,最后在開機前一個月,才確定下制片人董俊和導演龔朝暉。接受采訪時,董俊坦言:“他們都害怕,害怕冬天冰天雪地拍不了,演員害怕凍著傷著……做這個項目需要勇氣,但冥冥之中我覺得有一股力量牽引著自己,一定要做。”  英雄群像真實動人  《愛國者》堪稱六月的熒屏寵兒,連續5天蟬聯全國收視率第一,微博單日相關話題閱讀量一度飆至2.1億。收獲如此優異的成績,代表著《愛國者》從藝術層面到思想層面雙雙做到出眾,且劇情扣人心弦。近期播出的劇集中,故事進入到武裝抗戰階段,男主角宋煙橋告別了越獄傳奇,開始了哈爾濱地下黨工作,也解開了顏紅光謎團,正式“成為”顏紅光,深入鄉村開展游擊隊工作,打土匪、斗鄉紳、滅軍團,新場景的轉換與新人物的增加拓寬了全劇格局,這也是吸引、留存收視的保障。  對家國情懷真實動人的演繹是《愛國者》沖出重圍,感染觀眾的最重要因素。劇中刻畫了一系列不同身份、不同立場、不同境遇的愛國者,無論是裝瘋賣傻的趙瘋子、英勇沖動的舒婕、周密聰穎的馮碩英、風華正茂的喬云,以及后期劇情中的村民、土匪、東北軍,每一個愛國者都以戰士自居,滿懷著對國家、對民族、對自由的熱愛,吶喊著奮戰的口號一往無前,這種濃重的情感令人動容,令人欽佩。  抗戰題材的嚴肅性一度被“神劇”的拍攝手法消解、娛樂,此后便鮮有佳作。《愛國者》突破了“神劇”慣用手法——個人英雄主義式地講述唯一主角的偉大功勛,而重在講一群中國人的故事,講述一群不愿做奴隸的中國人的故事。劇中有一句臺詞,“哪有什么戰神?都是血肉之軀拼出來的勝利。”  “尊重歷史最重要。我最初的想法就是要讓觀眾看到那個歷史時期人們的真實感受。”制片人董俊不止一次強調,“我要拍一段歷史中的傳奇人物,拍出那些在東北戰線上不懼怕犧牲、一直堅守并保衛國家的英靈,這是對他們的致敬和祭奠。”為了讓這種激情能在劇中更真實地展現出來,《愛國者》拍攝期間在每一天的劇組通告單上都打上一行熱血且經典的臺詞。董俊清楚地記得,第一天的通告單上寫著:“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  用“情懷”打敗困難  戰爭劇是不是夠“燃”,常常作為一項評價標準。“燃”可以表現為戰爭場面的轟轟烈烈,也表現在導演對觀眾情緒的調動上。《愛國者》的導演龔朝暉認為,“燃”應當由“家國”兩字的重量托起,重要的不是對于戰爭殘酷的描寫,而是對奮勇抗戰的英雄們的祭奠,以及對于抗戰精神的傳承。“大家都說,抗戰劇差不多快和抗日神劇畫等號了,但抗戰是我們國家的苦難,這是一個嚴肅的主題,苦難是不能娛樂化的。”龔朝暉表情嚴肅地說。為了更能客觀、盡量真實地去還原當年的情景,他曾經走訪了當地經歷過那個時代的老人了解情況,也查閱了大量圖片資料。  故事中需要大量雪景,而實際開機時已是4月,去哪里找雪一度成為難題。最后,制片人董俊和導演龔朝暉一致認為,“這個劇本,把它放在橫店是永遠都拍不出來的,只有放在東北雪原,才能夠把真正的歷史情境,以及那些英雄氣概和靈魂展現出來。”雪景有了,但發電車無法上山、每天的拍攝時長也受天氣影響極大。冰天雪地的鳳凰山上,半人高的雪地讓制作團隊興奮又忐忑,六百多人的團隊與大雪紛飛的寒冷氣候以及難以控制的冰凍路況對抗,再加上還有許多馬戲、爆破戲等高難度拍攝,整個過程不僅僅是艱苦,更充滿了各種未知危險。“有一次去看景,我開著越野車,就因為山路結冰,我撞了兩次車,剎車失控,但很幸運,并無大礙。”龔朝暉說。  雖然條件艱苦,但劇中的演員卻也因此完全進入了角色,在鳳凰山上,沒有通訊信號,大家都放下了手機,開始溝通交流。龔朝暉回憶起一場非常激昂的戲,劇情是大家問顏紅光,接下來往哪兒走,他說,“我們不撤退了!我們要殺到新京!”隨后,大家一起唱起了《義勇軍進行曲》。“那天拍完之后,大家都特別興奮,我們也不想‘撤退’,都想再多拍一些,但是那天雪特別大,馬上就要封山了。沒辦法,大家一起下山,一路高歌,到了山下,大家都沒有回各自的休息室,而是在化妝間排了一支‘戰舞’。張魯一和佟麗婭領頭,一跳就跳到了凌晨3點多。”  
    2018-06-25 08:33:45佟麗婭
佟麗婭

佟麗婭,錫伯族,中國內地女演員。1984年8月8日出生于新疆伊犁,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04級本科班。

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_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_男朋友让我用胸喂它_日日夜夜天天狠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