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環球星訪談·栗坤:探尋邊界感的跨界人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劉欣):2019年10月,栗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已從北京電視臺辭職創業。栗坤寫到,我是一個喜歡冒險的人,不想一直處在所謂的舒適圈中,放棄一份安穩的工作,離開一個熟悉的地方,奔向一片未知的領域,對我來說都是人生必須要經歷的磨練。  堅守主持舞臺14年,栗坤說北京電視臺給予了她第二次生命,讓很多人認識她、了解她、關注她。離開難免有不舍,但帶著觀眾的祝福,栗坤開啟了她的跨界探險。  其實,早在2016年,栗坤就跨界影視業,開創了一家叫做耐飛的網生內容公司。之所以選擇這個領域,栗坤將之歸結為對影視行業的熟悉,從《大劇看北京》開始,她接觸了很多影視行業的從業人員,熟悉這個行業的每一個環節、發展歷程、工作流程。所以,從零開始創業雖然冒險,但從最熟悉的領域做起也是栗坤的底氣。  “耐飛”這個名字也別具深意,栗坤堅信只有耐得住寂寞,好好打磨內容,才會有機會展翅高飛,飛得更高。成立至今已經三年有余,耐飛出品的《悍城》、《等到煙暖雨收》等劇集都成色不錯。當然壓力也會有,栗坤也會因為作品播出效果不如預期而焦慮,好在她的團隊始終與她相互鼓勵、相互滋養,克服難關,取得了好的成果。  探尋邊界感一直是栗坤堅持的事情,她做主持、做導演、做制片、走秀、寫書、創業……這樣的生活,也許會有些“折騰”,但栗坤卻一直堅信“人的一生不能為自己的碌碌無為而悔恨”。探尋的過程是勞累的,但栗坤卻覺得幸福,因為“  當你在不斷嘗試的時候你覺得,原來你人生的邊界是可以不斷被拓寬的。那個過程會讓我覺得,幸福感和成就感特別特別的大。”  離開北京電視臺 縱有不舍但依然前行  2019年10月,栗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離開主持舞臺,14年的主持人生涯畫上句號,栗坤其實有很多不舍,“北京電視臺的這段時光,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時光,沒有之一。它奠定了我特別重要的一個基礎,它給了我平臺、給了我機會,它讓那么多人認識我、了解我、關注我。坦率地講,我覺得北京電視臺就像我的第二個母親一樣,它賦予了我人生第二次生命,給了我完全不同的意義。”  微博發出后,栗坤收到了很多觀眾的留言,很多人在關心她,這讓栗坤感到溫暖和幸福,“我做了14年主持人,每天都忙于工作,有的時候可能會忽略了別人對于你職業的關注和關心。但是當你真正選擇告別一段歲月的時候,有這么多人在惦記著你、在關懷著你、在想著你的時候,你會覺得人生真值得。”  面對觀眾的惦念,栗坤告訴他們自己選擇去創業,做了一家叫做耐飛的網生內容公司。創業不易,但栗坤卻充滿信心和勇氣,“北京電視臺教會了我頑強、不服輸,我不怕任何的困難,遇到任何問題也不會退縮,而是迎難而上去解決它。”栗坤堅信,帶著“北京電視臺人”的精神,她的創業之路一定會成功。  創辦耐飛 縱有艱難但初心不改  其實,早在2016年,栗坤就開創了網生內容公司耐飛。因為曾經主持過多檔影視類節目,栗坤很早就對影視行業產生了興趣,并且熟悉這個行業的每一個環節。從自己的創業經歷出發,栗坤也告誡年輕人,創業一定要從自己最熟悉的領域開始做起,才能在初期打牢基礎。  為什么叫耐飛?栗坤說這個名字承載了她的期望,只有耐得住寂寞,好好打磨內容,才會有機會展翅高飛,飛得更高,“所以我們才叫耐飛,我希望我們是一個能夠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苦、耐得住磨難的團隊。”作為一家年輕的公司,栗坤和她的團隊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挑戰時常會發生,就在不久前栗坤還因為一個項目上線后的表現不如預期陷入焦慮,“但我很慶幸擁有一個非常努力的團隊,他們找準了用戶定位,用盡了所有努力,解決了難題。” 做影視就像打仗一樣,一個戰役結束了,意味著下一個戰役的開始。栗坤帶領耐飛走過了一場又一場的戰役,走到今天,積累了經驗、積累了膽識、積累了人脈,不斷自我完善,變得更好、更強大。  “讓好故事成為好作品”是耐飛的slogan,栗坤認為能夠產生共情和共鳴的故事就是好故事,所以在做每一個項目開發的時候,栗坤總是要求團隊從用戶角度出發,去感受每一個故事。如此,耐飛攜手發生影業推出了《悍城》,與麥田團隊合作了《等到煙暖雨收》,這些成色不錯的作品也為耐飛贏得了稱贊與關注,而2020年也將是耐飛大爆發的一年。據栗坤介紹,2020年將會有純愛的《初戀了那么多年》,熱血的《我叫趙甲第》等作品與觀眾見面。此外,耐飛還會攜手導演戴金垸推出網絡電影《怪獸2》,與盧正雨導演合作新劇《大俠盧小魚》。  講述耐飛的作品時,栗坤言語間充滿了驕傲與期待,栗坤說:“希望耐飛能夠成為一個有口碑、有品牌的公司,這個口碑跟品牌值得用戶信任。”或許這個目標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實現。  拒絕碌碌無為 縱功成名就也不停歇  翻看栗坤的簡歷,會發現她一直在拓展新的領域。30歲那年,去北大光華進修;32歲那年,開始擔任北京電視臺節目的總導演和制片人; 35歲,離開了北京電視臺,以自己的公司耐飛為陣地,專心做一個網生內容創業者。  會停下來嗎?栗坤似乎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一直激勵她的是保爾·柯察金在《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里說的話,“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多做一些事情,給身邊或者這個社會留下一點東西,這是栗坤覺得特別有價值和有意義的。  但有趣的是,在栗坤果斷麻利的作風中,也會有小女生的柔軟與可愛。她的辦公室被裝點成粉色,鮮花、玩偶堆滿每個角落。在日常忙碌的工作中,她也需要一個能夠讓自己松弛下來的場所。栗坤說,自己不是一個很硬核的人,但她心態很好,遇到事情總是抱著積極的態度去解決。  就像栗坤所說,“我特別想探究一下,到底自己能力的邊界在哪里。”在不斷地嘗試中,栗坤的人生邊界被拓寬,幸福感和成就感也接踵而至。
    2020-02-07 10:38:46環球星訪談
  • 環球星訪談·蔣夢婕:“林妹妹”是特別好的禮物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馮雪):“文藝”、“開朗”、“熱愛生活”是采訪后對蔣夢婕最深刻的幾個印象,準確的說“林妹妹”完全不是她,她的粉絲更愛叫她“蔣公子”。  蔣夢婕原本在北京舞蹈學院學習芭蕾舞,十七歲的時候被選中成為了“林黛玉”,也開啟了她熱愛的演員之路。2010年李少紅版的《紅樓夢》捧紅了很多年輕演員,飾演賈寶玉的楊洋、薛寶釵的李沁,演邢岫煙的趙麗穎、晴雯的楊冪,這些演了新紅樓的小生小花們都相繼大火,成了流量擔當。而演了“林黛玉”的蔣夢婕在很長一段時間都被貼上了“林妹妹”的標簽甚至飽受爭議。  從此,她開始了“跨界”和突破。創立自己的服裝品牌、挑戰各大時裝周、塑造了很多與“林黛玉”截然不同的角色和形象。《三少爺的劍》中她演了有著“兩幅面孔”的青樓女子小麗;《春嬌救志明》里本色出演“干媽”;《巨額來電》里身材火辣的臥底警花,這些顛覆性的角色讓她徹底撕掉了“林妹妹”的標簽。未來的蔣夢婕想要嘗試更多喜劇和文藝影片來挑戰和突破自己。  “如果我在北京,閑著的時候就會去逛各種美術館、吃好吃的東西,和朋友聊天。”她是一個典型的射手座姑娘,熱愛旅行、熱愛美食。曾經一時興起,獨自跑去美國學習三個月的語言,和很多留學生一樣寄住在當地人的家里,最開心的是可以暫時放下了演員的身份,每天都能遇到不同的人,分享有趣的經歷。  打磨演技、沉淀自己,對于蔣夢婕來說過去的一年是“全方面積累的一年”,經歷過種種輿論風波的她,現在已經能夠泰然處理外界的各種評價,期待2019年的她會厚積薄發。  蔣夢婕采訪實錄  國際在線娛樂:對你來說演小品有什么難度么?  蔣夢婕:其實挺難的,因為確實舞臺上沒有什么經驗,而且關于節奏的把握,包括表演的方式和影視上的表演是不一樣的,但我覺得這是一個特別好的鍛煉,我也盡力給大家帶來好的內容。  國際在線娛樂:有過不在家過春節的經歷么?  蔣夢婕:其實有好多次有在劇組過春節的經歷。第一次是在橫店的時候,那個時候是特別慘的,也沒有助理,一個人在橫店,當時春節餐廳都關門了,一個人也沒有,早上到中午,只吃了泡面和奶茶,那時候感覺特別心酸,然后同組的演員,就讓他的司機給我送來一些炒青菜之類的,當時覺得特別溫暖。  國際在線娛樂:還會介意“林妹妹”給你的標簽么?  蔣夢婕:其實她已經沒有再限制我了,大家已經不會覺得我就是“林黛玉”那個樣子,而且我今天都已經來跨界了,來表演小品了,而且在那之后我也拍了很多角色,都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我現在已經不會介意了,相反我會覺得這個對我來說是個特別好的開始,然后也是一個特別好的禮物,我會感到特別幸運能夠演到這個角色。  國際在線娛樂:芭蕾和拍戲那個對你來說是更累一些的?  蔣夢婕:其實我覺得芭蕾更辛苦,但也不一樣吧,因為演戲我很喜歡,它帶給我很多滿足感和進步,芭蕾對身體的要求很高,所以我會常常受傷,練芭蕾真的很辛苦的,但是有了芭蕾的這些苦才有了我現在,我現在才更能承受更多的壓力,不會覺得特別辛苦這樣。  國際在線娛樂:有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角色?  蔣夢婕:《三少爺的劍》里面的小麗、娃娃;《春嬌救志明》里的“干媽”,還有《巨額來電》里的臥底,這些角色我都非常喜歡。  國際在線娛樂:對于外界曾經給你的評價、質疑,現在來看是以什么樣的心態去面對呢?  蔣夢婕:首先別人對我的評價,是好是壞的我無法控制,但是別人的評價如果是非常中肯的,我是會接受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點,要不斷的改進自己。但如果是無理的,或是非常傷害我和我身邊的人的評論,我就不會去管它了,因為這個東西真的很難控制。  國際在線娛樂:你平時有什么興趣愛好?  蔣夢婕:我一般休息的時候會去美術館看美術展。像最近我去了紅磚美術館去看展覽,去芳草地的樓上去看展覽,去今日美術館看展覽、還有798、木木、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如果我在北京,閑著的時候,天氣好的時候就會約上朋友或者自己一個人去美術館逛一逛看展覽、吃些好吃的。或者去旅行,去全世界各地看藝術展。因為我很喜歡旅行,就喜歡全世界各地跑。  國際在線娛樂:那你是一個比較熱愛生活的人?  蔣夢婕:對,我是一個很享受生活的人,因為演員這行做久了就會沒有生活,我會找時間去好好享受生活,有時候會去淘黑膠唱片,去聽黑膠,會去全世界各地找黑膠唱片、去找喜歡的音樂風格。  國際在線娛樂:你曾經兩次去美國游學,去學習語言、旅行,那當時為什么會想著去學習語言呢?  蔣夢婕:因為我從17、8歲就開始演戲,生活中大部分都是在拍戲、在工作,身邊接觸的人也都是工作上的人,所以我覺得應該著要找一個時間出去一下,因為演員不能一直沉浸在這個環境當中,需要經歷生活,才能有更多東西去演,所以那時候就想著換一個環境,就自己報了一個語言班,就去到美國讀書三個月。但那個時候很開心,因為每天遇到的人都不一樣。當時就我自己一個人,買了張機票就去了,那個時候是在一個印度人的家里寄宿,很好玩,遇到的老師同學也不一定都是中國人,所以全世界各地的同學一起交流,所以是一個很好玩的事情。  國際在線娛樂:回望2018年,有什么樣的總結呢?  蔣夢婕:2018年時積累的一年,也拍了戲,但相對來說是沒有那么緊張的一年,所以還是挺開心的  國際在線娛樂:未來想挑戰什么角色?  蔣夢婕:其實還挺多的,這次演了喜劇了,其實往后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機會去展現自己的喜劇天賦。因為自己特別喜歡看喜劇,包括電視劇方面,也希望自己能夠呈現好的東西給大家。或者能夠演一些反面角色,演一些文藝片都可以!  國際在線娛樂:2019年有什么新年愿望?  蔣夢婕:2019年希望世界和平,大家都身體健康,希望自己多拍一些好的影視作品給大家。
    2020-02-05 10:10:53環球星訪談
  • 環球星訪談專訪凌瀟肅:學表演是喚起對“過家家”的記憶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武若曦):2017年,凌瀟肅在綜藝《演員的誕生》中,憑借精湛的演技收獲了無數好評,再一次走進了大眾的視野。時隔兩年,凌瀟肅帶著自己主演的電影《特警隊》回歸大銀幕,這是一部完全以特警為主角的電影,影片以特警精英隊伍“藍劍突擊隊”為原型,邀請真實特警參與拍攝,并進行專業指導,所有演員不用替身,都是實戰打斗。  為了更好地將特警的風采與使命感呈現出來,在開拍之前主演們就進入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總隊,進行為期半個月的封閉式訓練,接受體能與意志力的雙重考驗。“魔鬼式的訓練”,讓凌瀟肅至今都十分難忘,“高強度的體力訓練還是次要的,關鍵是要在這半個月掌握特警隊的所有技能,并且要在拍攝現場很熟練的展現出來,這是對演員最大的考驗。”  在訓練過程中,凌瀟肅曾受傷感染,但是他依然選擇堅持下去,談到為什么會選擇接演這部電影,凌瀟肅坦言自己完全是沖著丁晟導演去的,“我特別喜歡丁晟導演的風格,所以當時他邀請我的時候,我連劇本都沒看,就來了。”談到和丁晟導演的合作,凌瀟肅說自己對導演的認知分兩個階段,“起初,我覺得他是一個很干脆爽快的人,見了我一面,就敲定我來演了。進組之后,我發現他是個‘暴君’,讓大家陪著他一起完成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而丁晟導演也給了演員很大的發揮空間,凌瀟肅和導演在創作上即興碰撞出了很多靈感,“我和導演一邊拍一邊挖掘角色的更多面,演著演著發現這個角色被我詮釋成了一個喜劇人物。”生活中,凌瀟肅給人一種“越認真越搞笑”的感覺,而在表演中他把自己的性格和人物融合在了一起,給了導演很多意外之喜。盡管凌瀟肅在創作上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從未想過要自己當導演。凌瀟肅覺得演員和導演的關系更像“夫妻”,“導演和演員一定要互相信任,互相欣賞,才能一起創作出更優秀的作品。”  因為自幼生活在西安電影制片廠,從小對影視耳濡目染,所以從事演員這個職業在凌瀟肅看來是順理成章的事兒,“從小就喜歡模仿別人,表演讓我享受一種兒童的樂趣。”在凌瀟肅看來,表演是人的本能,他還舉例小孩玩兒“過家家”的游戲,“玩兒這個游戲的時候,孩子們就是在表演。”而當記者提出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天賦成為演員時,凌瀟肅回答道:“那是因為他們把這件事兒給忘了,所謂的學表演,就是喚起對‘過家家’的記憶,所有的大藝術家都希望自己能成為當年的那個孩子。”  “演員需要保留這種天真強大的信念感,一生都要像個孩子一樣。”凌瀟肅坦言自己生活中并不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但是他卻從未懷疑過自己的表演能力,在他看來演員的信念感就是要有一顆孩子般的內心,“當你還是孩子的時候,凡事都會特別相信,比如在做游戲的時候,小孩手里可能沒有東西,但是也會特別投入,其實這就是所謂的無實物練習,整個游戲的過程全靠想象來完成。演員也一樣,任何藝術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來完成的。”  1999年,凌瀟肅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大學期間因為出演《關中往事》里的男主角墩子一炮而紅,而后在《回家的誘惑》中飾演懦弱的絕世渣男洪世賢,再次把他的演藝事業推向高潮,本該一路順風順水的他,卻在經歷婚變后消失沉寂多年。盡管如此,凌瀟肅坦言自己從未想過改行,“就像你無法讓一個喜歡吃冰淇淋的孩子不喜歡吃冰淇淋一樣。”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時候,凌瀟肅用自己的堅韌和毅力熬了過來,最終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從出道到現在,凌瀟肅在接戲上一直都是“守株待兔”型,“演員都是被動的,很多東西都是爭取不來的。”這聽起來有點悲觀和佛系,凌瀟肅卻解釋道:“導演覺得你合適,自然會用你,覺得你不合適,就算你跪下來也沒用。”也許是內向的性格讓他一直不爭不搶,也許是曾經努力過的失敗讓他心灰意冷,但是如今的他談起這些卻很坦然,他說自己有點悲觀主義。“內向狂熱”、“悲天憫人”、“居安思危”是凌瀟肅對自己性格的形容,從這些詞上不難看出他矛盾和糾結的內心。“量力而行,無欲而剛”則是凌瀟肅經常拿來勸解自己的一句話,他一直在努力和自己達成和解。  如今,作為兩個孩子的父親,讓凌瀟肅充滿幸福感,“孩子的世界沒有壓力,我特別喜歡跟他們在一起玩兒,自己也會很快樂輕松。”談到孩子的時候,似乎觸碰到了他心底的柔軟,“我會盡量滿足孩子的所有要求,但是也會把他們當做大人一樣去溝通。”  訪談實錄  國際在線娛樂:為什么會選擇參演《特警隊》這部電影?  凌瀟肅:其實我是沖著丁晟導演去的,因為我特別喜歡丁晟導演的風格。我是突然間接到這個事兒去見他,問我現在要開拍《特警隊》,能不能明天就到特警隊去進行培訓,15天以后開機。我說可以,但是我想看看劇本,他說沒有劇本,劇本我還沒寫好,所以說我是沖著丁晟這兩個字,這個人去的。  國際在線娛樂:和丁晟導演合作,感覺怎么樣?  凌瀟肅:我覺得我對他的認識分幾個階段,一開始我覺得他是個很干脆很爽快的人,他就見了我一面,就把我訂下了。后來進了這個組以后,我覺得他是個“暴君”,讓大家陪著他一起完成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國際在線娛樂:什么時候發現自己是真正喜歡表演的?  凌瀟肅:其實表演更讓我享受一種兒童的樂趣,實際上表演這個東西是人的一個本能,你看在孩子階段,為什么會有“過家家”這個游戲?這個是很有意思,大人在“過家家”演戲,小孩“過家家”就是個游戲。所謂的學表演,讓它喚起對“過家家”的記憶。所有的大藝術家都希望自己能成為當年的那個孩子。  國際在線娛樂:怎么理解演員的信念感?  凌瀟肅:演員的信念感,就是孩子般的輕易相信。孩子凡事他都相信,做游戲的時候特別投入,他手里其實沒有東西,但是他也能玩的特別開心,特別投入。這就是無實物練習,因為小孩有想象力,整個的游戲過程都是靠想象來完成的。演員也一樣,任何藝術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來進行下去的。  國際在線娛樂:用三個詞來形容自己的性格?  凌瀟肅:內向、狂熱、悲天憫人。我是一個特別操心的人,有點悲觀主義,屬于那種杞人憂天那種,總是喜歡未雨綢繆,居安思危,平時又比較內向,經常覺得很不會表達自己,但有時候又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有激情的人,所以比較狂熱。
    2020-01-07 15:24:30環球星訪談
  • 環球星訪談·栗坤:探尋邊界感的跨界人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劉欣):2019年10月,栗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已從北京電視臺辭職創業。栗坤寫到,我是一個喜歡冒險的人,不想一直處在所謂的舒適圈中,放棄一份安穩的工作,離開一個熟悉的地方,奔向一片未知的領域,對我來說都是人生必須要經歷的磨練。  堅守主持舞臺14年,栗坤說北京電視臺給予了她第二次生命,讓很多人認識她、了解她、關注她。離開難免有不舍,但帶著觀眾的祝福,栗坤開啟了她的跨界探險。  其實,早在2016年,栗坤就跨界影視業,開創了一家叫做耐飛的網生內容公司。之所以選擇這個領域,栗坤將之歸結為對影視行業的熟悉,從《大劇看北京》開始,她接觸了很多影視行業的從業人員,熟悉這個行業的每一個環節、發展歷程、工作流程。所以,從零開始創業雖然冒險,但從最熟悉的領域做起也是栗坤的底氣。  “耐飛”這個名字也別具深意,栗坤堅信只有耐得住寂寞,好好打磨內容,才會有機會展翅高飛,飛得更高。成立至今已經三年有余,耐飛出品的《悍城》、《等到煙暖雨收》等劇集都成色不錯。當然壓力也會有,栗坤也會因為作品播出效果不如預期而焦慮,好在她的團隊始終與她相互鼓勵、相互滋養,克服難關,取得了好的成果。  探尋邊界感一直是栗坤堅持的事情,她做主持、做導演、做制片、走秀、寫書、創業……這樣的生活,也許會有些“折騰”,但栗坤卻一直堅信“人的一生不能為自己的碌碌無為而悔恨”。探尋的過程是勞累的,但栗坤卻覺得幸福,因為“  當你在不斷嘗試的時候你覺得,原來你人生的邊界是可以不斷被拓寬的。那個過程會讓我覺得,幸福感和成就感特別特別的大。”  離開北京電視臺 縱有不舍但依然前行  2019年10月,栗坤在微博上正式宣布離開主持舞臺,14年的主持人生涯畫上句號,栗坤其實有很多不舍,“北京電視臺的這段時光,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時光,沒有之一。它奠定了我特別重要的一個基礎,它給了我平臺、給了我機會,它讓那么多人認識我、了解我、關注我。坦率地講,我覺得北京電視臺就像我的第二個母親一樣,它賦予了我人生第二次生命,給了我完全不同的意義。”  微博發出后,栗坤收到了很多觀眾的留言,很多人在關心她,這讓栗坤感到溫暖和幸福,“我做了14年主持人,每天都忙于工作,有的時候可能會忽略了別人對于你職業的關注和關心。但是當你真正選擇告別一段歲月的時候,有這么多人在惦記著你、在關懷著你、在想著你的時候,你會覺得人生真值得。”  面對觀眾的惦念,栗坤告訴他們自己選擇去創業,做了一家叫做耐飛的網生內容公司。創業不易,但栗坤卻充滿信心和勇氣,“北京電視臺教會了我頑強、不服輸,我不怕任何的困難,遇到任何問題也不會退縮,而是迎難而上去解決它。”栗坤堅信,帶著“北京電視臺人”的精神,她的創業之路一定會成功。  創辦耐飛 縱有艱難但初心不改  其實,早在2016年,栗坤就開創了網生內容公司耐飛。因為曾經主持過多檔影視類節目,栗坤很早就對影視行業產生了興趣,并且熟悉這個行業的每一個環節。從自己的創業經歷出發,栗坤也告誡年輕人,創業一定要從自己最熟悉的領域開始做起,才能在初期打牢基礎。  為什么叫耐飛?栗坤說這個名字承載了她的期望,只有耐得住寂寞,好好打磨內容,才會有機會展翅高飛,飛得更高,“所以我們才叫耐飛,我希望我們是一個能夠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苦、耐得住磨難的團隊。”作為一家年輕的公司,栗坤和她的團隊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挑戰時常會發生,就在不久前栗坤還因為一個項目上線后的表現不如預期陷入焦慮,“但我很慶幸擁有一個非常努力的團隊,他們找準了用戶定位,用盡了所有努力,解決了難題。” 做影視就像打仗一樣,一個戰役結束了,意味著下一個戰役的開始。栗坤帶領耐飛走過了一場又一場的戰役,走到今天,積累了經驗、積累了膽識、積累了人脈,不斷自我完善,變得更好、更強大。  “讓好故事成為好作品”是耐飛的slogan,栗坤認為能夠產生共情和共鳴的故事就是好故事,所以在做每一個項目開發的時候,栗坤總是要求團隊從用戶角度出發,去感受每一個故事。如此,耐飛攜手發生影業推出了《悍城》,與麥田團隊合作了《等到煙暖雨收》,這些成色不錯的作品也為耐飛贏得了稱贊與關注,而2020年也將是耐飛大爆發的一年。據栗坤介紹,2020年將會有純愛的《初戀了那么多年》,熱血的《我叫趙甲第》等作品與觀眾見面。此外,耐飛還會攜手導演戴金垸推出網絡電影《怪獸2》,與盧正雨導演合作新劇《大俠盧小魚》。  講述耐飛的作品時,栗坤言語間充滿了驕傲與期待,栗坤說:“希望耐飛能夠成為一個有口碑、有品牌的公司,這個口碑跟品牌值得用戶信任。”或許這個目標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實現。  拒絕碌碌無為 縱功成名就也不停歇  翻看栗坤的簡歷,會發現她一直在拓展新的領域。30歲那年,去北大光華進修;32歲那年,開始擔任北京電視臺節目的總導演和制片人; 35歲,離開了北京電視臺,以自己的公司耐飛為陣地,專心做一個網生內容創業者。  會停下來嗎?栗坤似乎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一直激勵她的是保爾·柯察金在《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里說的話,“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不會因為碌碌無為,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為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多做一些事情,給身邊或者這個社會留下一點東西,這是栗坤覺得特別有價值和有意義的。  但有趣的是,在栗坤果斷麻利的作風中,也會有小女生的柔軟與可愛。她的辦公室被裝點成粉色,鮮花、玩偶堆滿每個角落。在日常忙碌的工作中,她也需要一個能夠讓自己松弛下來的場所。栗坤說,自己不是一個很硬核的人,但她心態很好,遇到事情總是抱著積極的態度去解決。  就像栗坤所說,“我特別想探究一下,到底自己能力的邊界在哪里。”在不斷地嘗試中,栗坤的人生邊界被拓寬,幸福感和成就感也接踵而至。
    2020-02-07 10:38:46環球星訪談
  • 環球星訪談·蔣夢婕:“林妹妹”是特別好的禮物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馮雪):“文藝”、“開朗”、“熱愛生活”是采訪后對蔣夢婕最深刻的幾個印象,準確的說“林妹妹”完全不是她,她的粉絲更愛叫她“蔣公子”。  蔣夢婕原本在北京舞蹈學院學習芭蕾舞,十七歲的時候被選中成為了“林黛玉”,也開啟了她熱愛的演員之路。2010年李少紅版的《紅樓夢》捧紅了很多年輕演員,飾演賈寶玉的楊洋、薛寶釵的李沁,演邢岫煙的趙麗穎、晴雯的楊冪,這些演了新紅樓的小生小花們都相繼大火,成了流量擔當。而演了“林黛玉”的蔣夢婕在很長一段時間都被貼上了“林妹妹”的標簽甚至飽受爭議。  從此,她開始了“跨界”和突破。創立自己的服裝品牌、挑戰各大時裝周、塑造了很多與“林黛玉”截然不同的角色和形象。《三少爺的劍》中她演了有著“兩幅面孔”的青樓女子小麗;《春嬌救志明》里本色出演“干媽”;《巨額來電》里身材火辣的臥底警花,這些顛覆性的角色讓她徹底撕掉了“林妹妹”的標簽。未來的蔣夢婕想要嘗試更多喜劇和文藝影片來挑戰和突破自己。  “如果我在北京,閑著的時候就會去逛各種美術館、吃好吃的東西,和朋友聊天。”她是一個典型的射手座姑娘,熱愛旅行、熱愛美食。曾經一時興起,獨自跑去美國學習三個月的語言,和很多留學生一樣寄住在當地人的家里,最開心的是可以暫時放下了演員的身份,每天都能遇到不同的人,分享有趣的經歷。  打磨演技、沉淀自己,對于蔣夢婕來說過去的一年是“全方面積累的一年”,經歷過種種輿論風波的她,現在已經能夠泰然處理外界的各種評價,期待2019年的她會厚積薄發。  蔣夢婕采訪實錄  國際在線娛樂:對你來說演小品有什么難度么?  蔣夢婕:其實挺難的,因為確實舞臺上沒有什么經驗,而且關于節奏的把握,包括表演的方式和影視上的表演是不一樣的,但我覺得這是一個特別好的鍛煉,我也盡力給大家帶來好的內容。  國際在線娛樂:有過不在家過春節的經歷么?  蔣夢婕:其實有好多次有在劇組過春節的經歷。第一次是在橫店的時候,那個時候是特別慘的,也沒有助理,一個人在橫店,當時春節餐廳都關門了,一個人也沒有,早上到中午,只吃了泡面和奶茶,那時候感覺特別心酸,然后同組的演員,就讓他的司機給我送來一些炒青菜之類的,當時覺得特別溫暖。  國際在線娛樂:還會介意“林妹妹”給你的標簽么?  蔣夢婕:其實她已經沒有再限制我了,大家已經不會覺得我就是“林黛玉”那個樣子,而且我今天都已經來跨界了,來表演小品了,而且在那之后我也拍了很多角色,都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我現在已經不會介意了,相反我會覺得這個對我來說是個特別好的開始,然后也是一個特別好的禮物,我會感到特別幸運能夠演到這個角色。  國際在線娛樂:芭蕾和拍戲那個對你來說是更累一些的?  蔣夢婕:其實我覺得芭蕾更辛苦,但也不一樣吧,因為演戲我很喜歡,它帶給我很多滿足感和進步,芭蕾對身體的要求很高,所以我會常常受傷,練芭蕾真的很辛苦的,但是有了芭蕾的這些苦才有了我現在,我現在才更能承受更多的壓力,不會覺得特別辛苦這樣。  國際在線娛樂:有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角色?  蔣夢婕:《三少爺的劍》里面的小麗、娃娃;《春嬌救志明》里的“干媽”,還有《巨額來電》里的臥底,這些角色我都非常喜歡。  國際在線娛樂:對于外界曾經給你的評價、質疑,現在來看是以什么樣的心態去面對呢?  蔣夢婕:首先別人對我的評價,是好是壞的我無法控制,但是別人的評價如果是非常中肯的,我是會接受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點,要不斷的改進自己。但如果是無理的,或是非常傷害我和我身邊的人的評論,我就不會去管它了,因為這個東西真的很難控制。  國際在線娛樂:你平時有什么興趣愛好?  蔣夢婕:我一般休息的時候會去美術館看美術展。像最近我去了紅磚美術館去看展覽,去芳草地的樓上去看展覽,去今日美術館看展覽、還有798、木木、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如果我在北京,閑著的時候,天氣好的時候就會約上朋友或者自己一個人去美術館逛一逛看展覽、吃些好吃的。或者去旅行,去全世界各地看藝術展。因為我很喜歡旅行,就喜歡全世界各地跑。  國際在線娛樂:那你是一個比較熱愛生活的人?  蔣夢婕:對,我是一個很享受生活的人,因為演員這行做久了就會沒有生活,我會找時間去好好享受生活,有時候會去淘黑膠唱片,去聽黑膠,會去全世界各地找黑膠唱片、去找喜歡的音樂風格。  國際在線娛樂:你曾經兩次去美國游學,去學習語言、旅行,那當時為什么會想著去學習語言呢?  蔣夢婕:因為我從17、8歲就開始演戲,生活中大部分都是在拍戲、在工作,身邊接觸的人也都是工作上的人,所以我覺得應該著要找一個時間出去一下,因為演員不能一直沉浸在這個環境當中,需要經歷生活,才能有更多東西去演,所以那時候就想著換一個環境,就自己報了一個語言班,就去到美國讀書三個月。但那個時候很開心,因為每天遇到的人都不一樣。當時就我自己一個人,買了張機票就去了,那個時候是在一個印度人的家里寄宿,很好玩,遇到的老師同學也不一定都是中國人,所以全世界各地的同學一起交流,所以是一個很好玩的事情。  國際在線娛樂:回望2018年,有什么樣的總結呢?  蔣夢婕:2018年時積累的一年,也拍了戲,但相對來說是沒有那么緊張的一年,所以還是挺開心的  國際在線娛樂:未來想挑戰什么角色?  蔣夢婕:其實還挺多的,這次演了喜劇了,其實往后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機會去展現自己的喜劇天賦。因為自己特別喜歡看喜劇,包括電視劇方面,也希望自己能夠呈現好的東西給大家。或者能夠演一些反面角色,演一些文藝片都可以!  國際在線娛樂:2019年有什么新年愿望?  蔣夢婕:2019年希望世界和平,大家都身體健康,希望自己多拍一些好的影視作品給大家。
    2020-02-05 10:10:53環球星訪談
  • 環球星訪談專訪凌瀟肅:學表演是喚起對“過家家”的記憶
      國際在線消息(記者:武若曦):2017年,凌瀟肅在綜藝《演員的誕生》中,憑借精湛的演技收獲了無數好評,再一次走進了大眾的視野。時隔兩年,凌瀟肅帶著自己主演的電影《特警隊》回歸大銀幕,這是一部完全以特警為主角的電影,影片以特警精英隊伍“藍劍突擊隊”為原型,邀請真實特警參與拍攝,并進行專業指導,所有演員不用替身,都是實戰打斗。  為了更好地將特警的風采與使命感呈現出來,在開拍之前主演們就進入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總隊,進行為期半個月的封閉式訓練,接受體能與意志力的雙重考驗。“魔鬼式的訓練”,讓凌瀟肅至今都十分難忘,“高強度的體力訓練還是次要的,關鍵是要在這半個月掌握特警隊的所有技能,并且要在拍攝現場很熟練的展現出來,這是對演員最大的考驗。”  在訓練過程中,凌瀟肅曾受傷感染,但是他依然選擇堅持下去,談到為什么會選擇接演這部電影,凌瀟肅坦言自己完全是沖著丁晟導演去的,“我特別喜歡丁晟導演的風格,所以當時他邀請我的時候,我連劇本都沒看,就來了。”談到和丁晟導演的合作,凌瀟肅說自己對導演的認知分兩個階段,“起初,我覺得他是一個很干脆爽快的人,見了我一面,就敲定我來演了。進組之后,我發現他是個‘暴君’,讓大家陪著他一起完成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而丁晟導演也給了演員很大的發揮空間,凌瀟肅和導演在創作上即興碰撞出了很多靈感,“我和導演一邊拍一邊挖掘角色的更多面,演著演著發現這個角色被我詮釋成了一個喜劇人物。”生活中,凌瀟肅給人一種“越認真越搞笑”的感覺,而在表演中他把自己的性格和人物融合在了一起,給了導演很多意外之喜。盡管凌瀟肅在創作上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從未想過要自己當導演。凌瀟肅覺得演員和導演的關系更像“夫妻”,“導演和演員一定要互相信任,互相欣賞,才能一起創作出更優秀的作品。”  因為自幼生活在西安電影制片廠,從小對影視耳濡目染,所以從事演員這個職業在凌瀟肅看來是順理成章的事兒,“從小就喜歡模仿別人,表演讓我享受一種兒童的樂趣。”在凌瀟肅看來,表演是人的本能,他還舉例小孩玩兒“過家家”的游戲,“玩兒這個游戲的時候,孩子們就是在表演。”而當記者提出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天賦成為演員時,凌瀟肅回答道:“那是因為他們把這件事兒給忘了,所謂的學表演,就是喚起對‘過家家’的記憶,所有的大藝術家都希望自己能成為當年的那個孩子。”  “演員需要保留這種天真強大的信念感,一生都要像個孩子一樣。”凌瀟肅坦言自己生活中并不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但是他卻從未懷疑過自己的表演能力,在他看來演員的信念感就是要有一顆孩子般的內心,“當你還是孩子的時候,凡事都會特別相信,比如在做游戲的時候,小孩手里可能沒有東西,但是也會特別投入,其實這就是所謂的無實物練習,整個游戲的過程全靠想象來完成。演員也一樣,任何藝術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來完成的。”  1999年,凌瀟肅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大學期間因為出演《關中往事》里的男主角墩子一炮而紅,而后在《回家的誘惑》中飾演懦弱的絕世渣男洪世賢,再次把他的演藝事業推向高潮,本該一路順風順水的他,卻在經歷婚變后消失沉寂多年。盡管如此,凌瀟肅坦言自己從未想過改行,“就像你無法讓一個喜歡吃冰淇淋的孩子不喜歡吃冰淇淋一樣。”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時候,凌瀟肅用自己的堅韌和毅力熬了過來,最終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從出道到現在,凌瀟肅在接戲上一直都是“守株待兔”型,“演員都是被動的,很多東西都是爭取不來的。”這聽起來有點悲觀和佛系,凌瀟肅卻解釋道:“導演覺得你合適,自然會用你,覺得你不合適,就算你跪下來也沒用。”也許是內向的性格讓他一直不爭不搶,也許是曾經努力過的失敗讓他心灰意冷,但是如今的他談起這些卻很坦然,他說自己有點悲觀主義。“內向狂熱”、“悲天憫人”、“居安思危”是凌瀟肅對自己性格的形容,從這些詞上不難看出他矛盾和糾結的內心。“量力而行,無欲而剛”則是凌瀟肅經常拿來勸解自己的一句話,他一直在努力和自己達成和解。  如今,作為兩個孩子的父親,讓凌瀟肅充滿幸福感,“孩子的世界沒有壓力,我特別喜歡跟他們在一起玩兒,自己也會很快樂輕松。”談到孩子的時候,似乎觸碰到了他心底的柔軟,“我會盡量滿足孩子的所有要求,但是也會把他們當做大人一樣去溝通。”  訪談實錄  國際在線娛樂:為什么會選擇參演《特警隊》這部電影?  凌瀟肅:其實我是沖著丁晟導演去的,因為我特別喜歡丁晟導演的風格。我是突然間接到這個事兒去見他,問我現在要開拍《特警隊》,能不能明天就到特警隊去進行培訓,15天以后開機。我說可以,但是我想看看劇本,他說沒有劇本,劇本我還沒寫好,所以說我是沖著丁晟這兩個字,這個人去的。  國際在線娛樂:和丁晟導演合作,感覺怎么樣?  凌瀟肅:我覺得我對他的認識分幾個階段,一開始我覺得他是個很干脆很爽快的人,他就見了我一面,就把我訂下了。后來進了這個組以后,我覺得他是個“暴君”,讓大家陪著他一起完成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國際在線娛樂:什么時候發現自己是真正喜歡表演的?  凌瀟肅:其實表演更讓我享受一種兒童的樂趣,實際上表演這個東西是人的一個本能,你看在孩子階段,為什么會有“過家家”這個游戲?這個是很有意思,大人在“過家家”演戲,小孩“過家家”就是個游戲。所謂的學表演,讓它喚起對“過家家”的記憶。所有的大藝術家都希望自己能成為當年的那個孩子。  國際在線娛樂:怎么理解演員的信念感?  凌瀟肅:演員的信念感,就是孩子般的輕易相信。孩子凡事他都相信,做游戲的時候特別投入,他手里其實沒有東西,但是他也能玩的特別開心,特別投入。這就是無實物練習,因為小孩有想象力,整個的游戲過程都是靠想象來完成的。演員也一樣,任何藝術作品都是要靠想象力來進行下去的。  國際在線娛樂:用三個詞來形容自己的性格?  凌瀟肅:內向、狂熱、悲天憫人。我是一個特別操心的人,有點悲觀主義,屬于那種杞人憂天那種,總是喜歡未雨綢繆,居安思危,平時又比較內向,經常覺得很不會表達自己,但有時候又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有激情的人,所以比較狂熱。
    2020-01-07 15:24:30環球星訪談
環球星訪談

《環球星訪談》立足環球視野,定期對話訪談國內外知名娛樂人物,講述他們的拍戲過程和幕后故事,展示演藝光環下的明星生活、工作和情感經歷,與網友一起分享演藝圈的快樂和溫暖。

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_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_男朋友让我用胸喂它_日日夜夜天天狠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