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題材奈何多“注水” 影視圈頑疾怎么治
      隨著“大IP+流量演員”的模式逐漸失效,觀眾呼喚品質劇、追捧演技派,不少制作精良的“良心劇”的出現讓人耳目一新。然而,近期熱播的《新世界》《如果歲月可回頭》《安家》等新劇卻高開低走,盡管擁有孫紅雷、靳東、孫儷等一批成熟演員,題材也不乏閃光點;奈何拖沓的節奏、浮夸的表演,令不少觀眾搖頭嘆息,甚至發出“砍掉一半集數可能會好看些”的感嘆。面對好戲“注水”,差評、棄劇和“倍速播放”成了觀眾常見的選擇。    “注水劇”并不是新鮮事,而新興的網劇市場正成為“注水”現象多發的“重災區”。某些編劇口中“寫劇本時二三十集,拍攝時四五十集,播出時六七十集”的抱怨頻頻成為現實,折射出病態的影視劇市場以及畸形的制作理念。資本的“銅臭”不應成為“注水劇”人人喊打卻屢教不改的托詞,如何給影視劇“脫水”“減肥”,值得從業者深思。       浮夸與“注水”,毀了多少好題材              《如果歲月可回頭》以三個中年男性遭遇婚變拉開序幕:白志勇(靳東飾)常年對家庭不聞不問,“放養型”婚姻宣告終結;黃九恒(李宗翰飾)發現養育11年的女兒竟不是自己親生的;藍天愚(李乃文飾)的妻子則被撞見“精神出軌”……三個婚姻失敗的男人不約而同想換個活法,逃避現實生活的殘酷。國產影視劇中,從男性視角剖析情感和婚姻的作品并不多見,不少觀眾對此寄予厚望,期待能看到一部“中國版”《紳士的品格》。然而,45集的《如果歲月可回頭》播出剛過半,豆瓣評分已跌至3.9,近半數觀眾給出“一星”差評,評論區大多是網友對浮夸演技和“注水”劇情的吐槽。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家庭、愛情、婚姻和責任,永遠是人生的主題。《如果歲月可回頭》本應將三位失意男子化為現代社會婚姻困境中的縮影,在多角度呈現當下家庭生活原生態的同時,深入探討中年危機、婚姻圍城、代際差異等焦點問題,尋求藝術創作與觀眾之間的共情共鳴。但在這部劇中,男人們喝酒消遣、互吐苦水的“座談會”卻成了核心內容,充斥著大量“雞湯化”臺詞和“散文式”對白。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被無限放大,男人們染發換裝的生活細節被津津樂道,甚至連換雙鞋都能扯出一整集故事。相反,生兒育女、贍養老人等家庭核心問題變成劇中“羞于啟齒”的禁忌,原本夫妻雙方開誠布公談一談就能解決的矛盾繞了20多集,仍未切入正題。《如果歲月可回頭》中男人們的群體焦慮不曾讓觀眾感同身受,滿屏“作妖”的懸浮角色反令人望而生厭。試問,這些生活在“真空”中的男男女女怎么可能得到大眾的認可?      《如果歲月可回頭》用“雞湯”灌水,以避重就輕的手法稀釋劇情,而另一些“注水劇”則走的是“戲不夠,情來湊”套路。剛收官的行業劇《安家》改編自日劇《賣房子的女人》,2016年播出的原作只有10集,曾獲第90屆“日劇學院賞”多項大獎。《安家》則拉長到了53集,拓展出多條支線劇情,女主角慘遭原生家庭傷害、男主角慘遭妻子出軌背叛、合租男女日久生情……《完美關系》“發現”男女主角談一場戀愛撐不滿50集的時長,就讓配角們也紛紛“中槍”,陳數飾演的白領精英斯黛拉遭遇“婚內出軌”“姐弟戀”。在一部聚焦公關行業的職業劇中,“女二號”的感情戲竟然成了最大看點,讓人啼笑皆非。           趨利和短視,可能砸了整個行業的“鍋”           網劇的收視和口碑,劇集長度已經成為觀眾的敏感點,周迅主演的新劇《不完美的她》只有22集,一些網友還沒看劇就已抬高了 “印象分”。但劇集長短并非“注水劇”的唯一標準,優秀的長篇連續劇并不是沒有。120集的《我愛我家》、80集的《武林外傳》反復重播仍讓觀眾百看不厭,76集的《甄嬛傳》和54集的《瑯琊榜》也是有口皆碑的佳作。而看似“濃縮”的短篇劇集,也可能被“注水”。今年1月播出的網劇《唐人街探案》僅12集,卻向人們展示了什么叫做斷崖式“跳水”——前八集節奏明快、扣人心弦,堪稱“神劇”;后四集卻嚴重“注水”,莫名爛尾。       “注水劇”成為“人人喊打”卻屢教不改的“頑疾”,究其原因無非是資本作祟。我國的電視劇制作習慣以集數來計算演員片酬和出售價格,“集”不僅是電視劇創作上的時間節點,更是成本核算、買賣交易的基本單位。在當下的商業環境中,影視公司和播出平臺為了攤薄成本、增加利潤,便有了制作“注水劇”的動力。它們把“水龍頭”擰到最大,研發出了 “回憶殺” “慢動作” “拓展支線”等形形色色的“注水”手法,簡單粗暴者干脆用每集十幾分鐘的“前情提要”“后集預告”稀釋劇情,更有甚者竟將對贊助商的“回報”轉化為內容本體強行注入劇集,炮制出既長且爛的“裹腳布式”廣告劇。于是,原本扎實的情節被稀釋了,精巧的構思被打散了,嚴密的邏輯被搞混了,鮮明的人物形象變得面目模糊了,好題材往往就這么被毀了。         制作公司和播出平臺的趨利和短視,正在惡化影視劇主創人員的生存狀態。靳東主演的《精英律師》《如果歲月可回頭》播出后口碑堪憂,《偽裝者》等佳作撐起的“精英人設”轟然崩塌。趙麗穎接連遭遇 《青云志》《楚喬傳》《你和我的傾城時光》三部“爛片”,拍攝《有翡》時終于在社交媒體公開吐槽片方 “魔改”劇情、瘋狂“注水”。《新世界》把簡潔明了的故事硬撐到70集,孫紅雷等實力派非但救不了也沒少被連累。要知道,互聯網是有記憶的,人氣和口碑最是難建卻十分易耗。        更值得注意的是,網劇已成為“注水劇”的“重災區”。《破冰行動》網絡版是48集,央視版只有43集,砍掉了五集“注水”戲,完全不影響觀看體驗。在視頻網站上,觀眾可以任意選擇以0.75至2倍的播放速度觀看影視作品,“注水劇”大行其道時,“倍速播放”就成為越來越多網絡用戶選擇的觀劇方案。一旦“碎片化”觀片形成新習慣,將對影視劇創作造成難以逆轉的影響,“看劇不如看彈幕”或許會成為每一個影視劇從業者的悲哀。 (記者 宣晶)
    2020-04-07 08:55:18靳東
  • 靳東:顛覆形象不是為了刻意改變
      正在北京衛視播出的《如果歲月可回頭》已連續多日占據收視榜首,劇情聚焦“老男孩”群體的生活困惑,將中年人的苦悶、猶疑、試探、糾結、矛盾通過戲劇故事一一展開,主演靳東顛覆以往的精英形象,飾演一個落魄且叛逆、想重回青春的“不羈中年”。很多人以為靳東想借由此次刻意轉型,他卻不以為然:“我不會為了改變而去改變,所以不存在刻意改變。”  王牌律師羅檳、傳奇生意人譚宗明、咨詢業精英賀涵……靳東這幾年塑造的“業界精英”“成功人士”形象深入人心,這次在《如果歲月可回頭》中,他飾演落魄沮喪的中年男人白志勇,無論人物形象還是角色性格都跟以往大相徑庭,一開始甚至讓觀眾有點難以接受。而靳東認為,作為一個演員,自己最需要做的是靠近角色和人物:“我是一個創作者,從創作者的角度來講,一定不能為了演去演。”  在《如果歲月可回頭》中,靳東和在《戀愛先生》中有過愉快合作的李乃文、李宗翰再次同框,組成“白藍黃”三兄弟,互訴衷腸,安撫彼此受傷的靈魂。電視劇播出后,三兄弟所面對的婚姻問題,包括他們一些看似幼稚的“作妖”“叛逆”的舉動在觀眾中引發了不小的爭議。靳東坦言在創作之初他跟大家就這個話題進行過深入的探討,并對當今社會對“中年”的定義和范疇有了新的看法。“也許我們到達了生理上的中年,但我真的從來沒有認為我們到了中年。我覺得今天的人反而成熟得晚,都不成熟,心智不成熟。”  同病相憐的三兄弟相互扶持、共同成長的過程中所引發的社會問題和人生命題,正是靳東想要帶領觀眾去探究的。“我最初看到這個劇本,劇作更偏文學性和探討性,但是到最后,我覺得他文本語言里的行動性還是很強的。”靳東直言,一開始拿到劇本時,他覺得這個故事從三個男性的視角切入每個家庭的不幸和情感危機,題材有點偏沉重。所以在實際拍攝中,靳東和導演共同探索在表演和拍攝上的更多可能性,在二度創作中,他們希望能以友誼的默契尋找更輕松活潑的呈現方式,賦予人物更多的動因,給相對文學性的劇本增添更多生動的改善。“我們盡可能地從文本轉化為視聽畫面過程中,尋求不一樣的方式去表達,另外從表演、拍攝上,力所能及找到相對輕松一點的呈現方式,去用一些節奏、手法,拍得能夠更老少皆宜一些。”  劇中靳東飾演的白志勇一開篇就“被離婚”,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自己喝個酒、打打牌怎么就能讓整天看話劇、看演唱會的妻子無法忍受。“白志勇覺得自己沒有去違背良心,沒有傷天害理,沒有做缺德事,也沒有傷害過別人,怎么就不行了?”靳東認為白志勇的問題在于沒有學會換位思考,在當今的家庭生活、情感生活中,解決了生計問題之后,更重要的是上升到精神層面的感受。“人和人得多理解對方,其實越理解越包容,越包容事情越簡單,夫妻雙方就是溝通,溝通好了才能上升到更多的體貼。”靳東覺得,越是在今天這樣一個快節奏的時代,就越應該提倡慢生活。“除了我們要完成工作,在家的時候大家應該更多進行一些思考,無論是夫妻還是爸媽、孩子,把這些關系梳理一下,慢下來進行十分鐘思考的整合,都可能會遠遠比你忙忙碌碌十天不知道在干什么,要強得多。”(記者 邱偉)
    2020-04-03 08:48:33靳東
  • 《如果歲月可回頭》這些“長不大扛不動傷不起”的中年男孩
      《如果歲月可回頭》把男人四十在情感上遇見的糟心事、表現出的幼稚行為和盤托出。圖為該劇海報。  看起來,靳東鐵了心要顛覆自我,告別精英人設。不只是他,剛在《精英律師》和《安家》里以成熟商務形象示人的李乃文和李宗翰,也齊齊暫別成功人士。            正在東方衛視和北京衛視熱播的《如果歲月可回頭》給了觀眾一個猝不及防,三位男演員忽然成了“老夫聊發少年狂”的代言人。在婚姻中挨個失意的他們,頂過花花綠綠的發色,過了段癲狂不羈的生活,以可稱“迷惑”的行為抵抗情感上的負能量。   對觀眾而言,靳東、李乃文、李宗翰同時演繹“失愛男”,集體遭遇情感上的“毒打”,這觀感是新鮮的。放在更大范圍,當多數劇集愛把中年人的情感困境壓在女性心頭,該劇不僅讓左小青、趙子琪、傅晶所飾角色牢牢掌握婚姻的主動權,還讓蔣欣以旁觀者清的姿態時時點醒“游戲中人”,兩性間一目了然的非對等位置也是不多見的視角。        作為一部出品人、制片人、編劇、導演均為男性的作品,《如果歲月可回頭》把男人四十在情感上遇見的糟心事、表現出的幼稚行為和盤托出,勇氣可嘉。只不過,當劇情進半,劇中人依然故我耍著老男孩的性子,劇里劇外,一份屬于中年男性的情感自省都來得略遲。            生活中“男人到老都是孩子”的悵惘和自嘲,劇情里都有      中年失婚這類題材,若發生在女主劇,主人公多半會在觀眾的憐愛目光里走上勵志路。可在主角變成三名男性后,事情變得有些不同。            一開篇,三人就深陷婚姻危機。風流倜儻的白志勇“被離婚”,沒有出軌、財政危機、婆媳不和、教育理念相左等習見的婚姻矛盾,在男方眼里,妻子景雅的堅持有點矯情。在大學里教中文的藍天愚“被出軌”,盡管妻子上官慧強調只是精神出軌,但他依然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冤的丈夫。為星級酒店掌勺的黃九恒“被當爹”,在他兢兢業業履行了十多年父親的義務后,一次意外告訴他,其實女兒的生父另有其人。            失意者在旅途中相識,“重生三人組”在導游江小美的見證下,正式結盟。被生活暴擊的初期,“應激反應”里的他們,想當然地按少年人模樣“孔雀開屏”,奇裝異服干了不少荒唐事。折騰半天終于發現,重生不代表“無限放飛”,人還是得做和年齡相吻合的事。于是,三位先生恢復原貌,決定以新的感情治愈舊的情傷。無奈,依舊處處不如意。自詡硬件上佳的白志勇最先決定奔向新感情,可健身女教練直接戳穿他“沒有安全感”。對女性儒雅又有風度的藍天愚仿佛挺受歡迎,可惜遇人不淑,太狠、太猛、太假的戀愛對象,讓他在情感和經濟上遭了雙重折損。黃九恒也想走出原地,可控制不住自己在老問題里自虐糾結。     劇中男性在婚姻里“失愛”,看起來是偶然。可在新的情感路上依舊碰壁,則徹底暴露了他們情感觸礁的必然。比如白志勇,直到偶遇景雅與其心理醫生,他仍沒想過女性在婚姻里究竟要什么,更遑論去思考自己該承擔什么。比如藍天愚,自恃總比現實高一點,所以他是怎樣不懂經營婚姻、無視上官慧的,也便是一樣在戀愛中想當然地把對方攬到自己的羽翼中而摔個鼻青臉腫。     這些角色長不大、扛不動、傷不起,借用電視劇《老男孩》的臺詞,“男人到老都是孩子”。他們看似離經叛道的行為邏輯,其實是男性主創們把自身的悵惘和自嘲,都老老實實安置在了劇情中。        如果僅靠臺詞金句就能拆解,那樣的情感問題其實不成問題           作為對照面,劇中的女性角色似乎要清醒得多,其中尤以江小美為甚。作為暫時的“局外人”,她以超乎年齡的復雜人生閱歷,擁有勘破一切的通透。         “重生三人組”為藍天愚的戀愛問題坐而論道。有“男人四十一枝花,工作穩定、收入尚可,愛情不過是早晚事”的安慰性發言;有“放低標準,放低期待,就能收獲更高”的插科打諢。但統統逃不脫江小美的一盆冷水,“別總想著我離婚了,我單身了,愛情就該來了。愛情不是快遞送來的,它應該是由衷的自然的”,不然只能是“饑不擇食,慌不擇路”。        江小美說的都對,可問題也恰恰在此。一部臺詞邏輯大于行動邏輯的劇集,何以用真情博人共鳴?同樣表達中年失婚的喪氣,白志勇憑牢騷,“不刺激,所以沒勁,所以平庸,所以不年輕”。而在電影《心花路放》里,黃渤飾演的“被離婚”男人耿浩靠的是細節。他心有不甘跑去盯前妻的梢,沒勇氣上門,只敢在樓下等著,一邊抽煙,一邊猛灌啤酒。終于等到那個和前妻相好的男人出現,耿浩沖了上去,想用酒瓶砸對方。一個遲疑,那男人轉過了頭,問他:“哥們兒,有火嗎?”只一瞬間,好不容易鼓起的脾氣全都泄了,耿浩摸摸索索從褲兜里掏出打火機,那男人湊過頭來,原本想尋仇的耿浩按了幾次,才把火打燃。一樣試圖拆解非親生的家庭難題,藍天愚只會惆悵,“幾根面條就能撐起熱騰騰的日子,有的家庭一堆存款,反而把日子折騰散了”。而日本電影《如父如子》用兩個家庭長久的相處瑣事,讓觀眾體悟,對親情來說,時間的力量大可以超越血緣。            劇集需要金句點題,可當一部劇總是在紙上談兵,像極了生活里誤以為豎起風衣領子就是青春無敵的不著調。現實中人都懂得,如果僅靠金句就能化解,那樣的情感問題其實不成問題。近20集了,若編劇再不讓折騰良久的三人沉入生活、貼地行動,觀眾可等不及了。(記者 王彥)
    2020-03-31 08:44:06靳東
  • 《如果歲月可回頭》男性視角看“失婚”
      都市情感劇《如果歲月可回頭》正在北京衛視、東方衛視播出。開播伊始,演遍職場精英的靳東變臉失婚中年男人,讓不少觀眾始料未及,加上李乃文、李宗翰兩個主演,三位中生代實力演員從男性視角,探討婚姻情感與家庭,這在以女性為主導的都市情感題材領域,開始了耳目一新的嘗試。  劇集播出之后,最大的意外來自靳東。作為一個被話劇舞臺反復錘煉的中生代演員,靳東走紅于2015年的民國諜戰劇《偽裝者》,作為一個三面特工,靳東用帶有層次的表演征服了觀眾,這個角色也成為他迄今為止塑造的小銀幕角色中最為特殊與個性的一個。隨后幾年,不管是《歡樂頌》中的老譚、《我的前半生》中的賀涵,還是《精英律師》中的羅檳,靳東的角色進入一種模式化的怪圈:發型一絲不茍外加穿著考究,口若懸河外加雙商過人……盡管不少粉絲認同并喜愛靳東出演此類角色,但不論是演員個人規劃發展還是專業輿論反饋,過于相似的單一化的角色并不是長久之計,而靳東的新作,也總會引起人們對他戲路問題的關注。  在《如果歲月可回頭》播出的前4集中,靳東大改以往的風格,飾演一個自我、任性、好面子、重感情,失婚又失業的粗糙中年男:對妻子呼來喝去,醉酒大鬧公司發布會現場,不開心就買醉蹦迪踹路邊車,這樣的靳東確實在顛覆自我,和劇中飾演的人物一樣嘗試突破和放飛,但角色與其本身氣質儒雅成熟的外形相差太多,多少感覺他是在一個不太擅長的角色類型里較勁,反而讓人看到了表演的局限性,而不是另一個靳東。  在以女性視角獨當一面的都市情感劇中,觀眾看到的多是女性對“喪偶式婚姻”的抱怨與控訴。《如果歲月可回頭》則獨辟蹊徑,幾乎從純男性視角來解讀婚姻與成長:三個中年男人,看上去都有著成功的事業和穩定的家庭,但長期積累的矛盾被揭開,危機一觸即發:靳東飾演的白志勇被妻子離婚,李乃文飾演的藍天愚親眼看到妻子出軌,李宗翰飾演的黃九恒,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得知養育了11年的女兒非自己所親生。  《如果歲月可回頭》開篇展現的是一種男性心態:三個原本已經在婚姻慣性中生活的男人,不得不被迫重新審視自己,白志勇被妻子抱怨之后才意識到自己積習難改“危害”了婚姻,藍天愚要思考妻子出軌是否與自己的所作所為相關,而黃九恒面臨的是打破家庭的平靜還是守住秘密卻如鯁在喉……當不得不面對這些棘手問題時,三個男主人公決定先放飛自我重拾任性,但對于中年人來講,用了十幾年經營的感情、家庭和事業,放手與不放都是進退兩難。當劇中三人在經歷蹦迪、泡夜店、快閃等一系列惹是生非的行為后,流露出的感嘆便是:如果歲月可回頭……  沒有劍拔弩張和大道理,三個失意男人的生活本就是一地雞毛,他們經歷了從“苦難先生”到“花季老少年”的蛻變,有些匪夷所思的輕喜劇風讓部分觀眾感到荒誕和不真實。不過在接下來的劇集中,如果可以準確表現男性恢復單身后的心態變化以及逐漸開始自省和改變,完成自我治愈的心路歷程,那么《如果歲月可回頭》也不失為當下婚姻家庭作品中,新穎獨特的一個另類表達。( 邱偉)
    2020-03-26 09:03:38靳東
  • 醫療題材影視作品:幫助我們理解抗疫的艱難時刻
      電視劇《外科風云》海報。  暴發于今年初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注定會成為當代國人生命歷程中的一次深刻印記。人們不僅通過自己的實際行動參與到疫情的抗擊中去,同時也切身體會到了疾病給個人、家庭和社會帶來的沖擊,去思考和總結疫情暴露出來的各方面問題和我們的應對經驗。近期,一批膾炙人口的醫療題材中外影視劇和紀錄片作品尤為引人矚目,體現了文藝作品對于人類社會的特殊價值。  實際上,近年來我國醫療題材影視作品的創作從未間斷。從本世紀初開始,新老文藝工作者就開始關注這一社會生活中重要的領域,用視聽藝術的方式來回應現實生活的焦慮與期待,弘揚核心價值觀,推動社會進步。  在專業領域展現個體成長  一直以來,醫療題材的影視作品都是全球性的創作熱門。例如,韓國本世紀以來曾播出過《外科醫生奉達熙》《赤子之心》《婦產科》《好醫生》等諸多具有一定影響力的作品。而英美等西方國家則發展出更成熟的類型化創作模式。2004年福克斯臺推出的新劇《豪斯醫生》連播八季,次年美國廣播公司播出的《實習醫生格蕾》更是連續播出16季,并獲得了第17季的預定,2020年將繼續和觀眾見面。近年來,《豪斯醫生》的主創改編了2013年的韓劇《好醫生》,為美國廣播公司開發了新的醫療劇《良醫》,同樣大獲成功。  進入二十一世紀后,我國醫療題材影視作品也逐漸出現,2005年播出的《無限生機》是公認較早出現的、并在中國電視劇發展歷程中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代表作品。作品一經播出就獲得了包括醫護工作者群體在內的眾多觀眾喜愛,成為了一代觀眾的集體記憶。這部電視劇由《重案六組》原班人馬創作,有效延續了他們針對專業職業領域的制作經驗。影片注重典型行業場景的氣氛營造,也很好地平衡了有特點的個體角色與群像塑造之間的關系;在內容上不僅兼顧了醫護人員的專業生涯和日常生活,同時也刻畫出特定時期豐富多元的社會面貌。  近些年來,這類電視劇在制作規模和視聽水準上不斷提升,初步形成較為穩定的故事模式,培養出一定規模的觀眾群體。不論是《急診科醫生》中由王珞丹飾演的畢業于名校的急診科醫生江曉琪,還是《外科風云》中由靳東飾演的海外學生歸來的心臟外科醫生莊恕,大多數故事都聚焦于具有顯著天分的初入職場的醫生,通過他們面臨的疑難病例以及紛繁復雜的人際關系來搭建人物完整的成長弧線。對于觀眾來說,醫療題材的影視劇還普及了關于人體和疾病的科學知識,展現了高端醫療科技的前沿發展。很多觀眾都是通過這些影視劇第一次直觀地了解到很多疾病的致病原理和治療方案,也對醫生的職業環境和專業挑戰有了更多體會。可以說,醫療題材影視劇為社會提供了關于醫生與醫療的一種集體想象。  以現實質感思考醫患關系  以真實為本色的紀錄片有著不同的表現對象和社會價值,醫療話題同樣得到了全球紀錄片創作者的關注。相對于醫療題材國產影視劇的不溫不火,近年來出現了很多內容扎實、口碑優異的紀錄片作品,如《中國醫生》《手術兩百年》《人間世》《業內人士》《生門》等,都在互聯網平臺上得到了觀眾的喜愛,形成了觀看熱潮,乃至于《因為是醫生》這類不常見的真人秀模式也獲得了可觀收視。  紀錄片具有很強的本土性,關注社會現實是紀錄片工作者的重要使命。而醫生則是當下中國的焦點職業:一方面,生命對于每個人和每個家庭都重于泰山,另一方面,醫生與患者之間很難在專業領域實現信息對等,患者對疾病和醫療的理解與期待常常與現實之間有不小的偏差。這些都讓醫生這一職業處于風口浪尖,成為各類問題的爆發點,也就自然地成為紀錄片青睞的題材。醫療紀錄片中的醫護人員比醫務劇更具有現實質感和煙火氣息。他們固然醫術高超,但面臨的風險和挑戰卻也更加真實,身體的疲憊和溝通的無奈有時候比疾病帶來的危機更加打動人心。例如,已經播出兩季的《人間世》少見地在影片中直接呈現失敗的診療結果,第一集前半段的氣氛一直被一場失敗的急救所壓抑;在《中國醫生》的第四集中,外科醫生捂著脖子上了手術臺,十個小時的手術后必須依賴肩背按摩儀來恢復,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醫生自己也是病人。  紀錄片是一種獨特的藝術形態,它以記錄和表達真實為目標,但是又往往無力真正解決它所暴露出的問題。我們固然不能期待紀錄片為現實社會提供直接的解決方案,但它至少能夠帶領我們深入到真實的場景中,去直面現實的復雜、多元和不確定性,改變我們的簡單思維和旁觀視角,幫助社會對醫療人員和患者達成理解與共情,進而讓我們以更加多元的態度進行溝通,并通過理解和溝通而凝聚成一個更有力量的整體。  直面疫情中的社會難題  醫療和疾病題材的影視劇不僅為我們提供了戲劇性的情節和逼真的體驗感,也為我們在真實生活中如何對待痛苦、如何思考疾病提供了特殊啟示,這尤其體現在與公共衛生相關的災難類型片中。現實疫情中的一些細節和新聞報道常常能夠讓我們回想起虛構電影中的類似橋段,而這些影視作品也讓觀眾在虛構的假定性中去體會失去的痛苦和人類在疾病面前的無助。  《傳染病》和《流感》是這些年來關于瘟疫的災難片中的代表作品。兩部電影都為我們展現了因認知有限和主觀忽視而造成的疾病的迅速暴發,其中既有專業的聲音被壓制,也有恐慌帶來的社會失序,還有極端情境下人性的善惡沖突。這類影片為我們展示出,大型的疫病和公共衛生事件就像火山口,潛在的社會矛盾和個體糾結都會像平日處于地殼深層的熔巖一樣,借助這樣一個出口產生巨大的破壞力。  相比于醫務劇和紀錄片,災難類型電影觸及了更多與疾病相關的社會議題。實際上,流行性疾病的暴發伴隨著人類文明的進程,黑死病、天花、流感等帶來的大規模社會衰退讓人們至今記憶猶新。很多社會學和歷史學的著作,如威廉·麥克尼爾的《瘟疫與人》和賈雷德·戴蒙德的《槍炮、病菌與鋼鐵》都涉及了人類文明與流行疾病之間的關系。歷史學家們普遍認為,傳染病既是人類社會不斷發展,尤其是人口密度和全球化水平不斷提升的結果,反過來也激發了公共衛生事業的完善和社會動員與治理方式的成熟。而電影則用一種極致化的想象力來直面人類歷史上不斷重現的災難,來思考人類社會的應對之策。  除了社會性的話題之外,與疾病相關的電影也幫助我們更好地直面災難帶來的深刻苦難。即使不乏“主角光環”,災難類型片的一個重要藝術任務仍然是對于災難本身的深入刻畫,尤其是對于災難之下人的生離死別和極端情緒的近距離描摹與審視。災難為電影的藝術力量提供了源泉,讓觀眾因劇情而積累起來的情緒在最終秩序恢復的時刻得到釋放與升華。這些成熟的影視藝術啟發我們,在現實社會中我們同樣需要直面與尊重每個犧牲;不回避苦難不僅是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它也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看清現實,吸取教訓,學會珍惜。  總之,對抗疾病不僅僅是個體生命的延續和科學技術的進步,而且也為社會和人文領域的自我更新、自我反思和不斷進步提供了重要力量。它不僅給我們帶來了現代公共衛生和醫學,而且也影響到每一個社會成員對于自身所處的社會境況以及個體生命的意義與價值的認知。優秀的影視作品記錄和分享了人類面對疾病時的全力以赴和理性抉擇,既為社會提供了警鐘效應,也一次次地確認和鼓勵了同情、勇氣、誠實和擔當等社會正面價值。  (作者:梁君健,系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
    2020-02-26 09:00:28靳東
  • 好題材奈何多“注水” 影視圈頑疾怎么治
      隨著“大IP+流量演員”的模式逐漸失效,觀眾呼喚品質劇、追捧演技派,不少制作精良的“良心劇”的出現讓人耳目一新。然而,近期熱播的《新世界》《如果歲月可回頭》《安家》等新劇卻高開低走,盡管擁有孫紅雷、靳東、孫儷等一批成熟演員,題材也不乏閃光點;奈何拖沓的節奏、浮夸的表演,令不少觀眾搖頭嘆息,甚至發出“砍掉一半集數可能會好看些”的感嘆。面對好戲“注水”,差評、棄劇和“倍速播放”成了觀眾常見的選擇。    “注水劇”并不是新鮮事,而新興的網劇市場正成為“注水”現象多發的“重災區”。某些編劇口中“寫劇本時二三十集,拍攝時四五十集,播出時六七十集”的抱怨頻頻成為現實,折射出病態的影視劇市場以及畸形的制作理念。資本的“銅臭”不應成為“注水劇”人人喊打卻屢教不改的托詞,如何給影視劇“脫水”“減肥”,值得從業者深思。       浮夸與“注水”,毀了多少好題材              《如果歲月可回頭》以三個中年男性遭遇婚變拉開序幕:白志勇(靳東飾)常年對家庭不聞不問,“放養型”婚姻宣告終結;黃九恒(李宗翰飾)發現養育11年的女兒竟不是自己親生的;藍天愚(李乃文飾)的妻子則被撞見“精神出軌”……三個婚姻失敗的男人不約而同想換個活法,逃避現實生活的殘酷。國產影視劇中,從男性視角剖析情感和婚姻的作品并不多見,不少觀眾對此寄予厚望,期待能看到一部“中國版”《紳士的品格》。然而,45集的《如果歲月可回頭》播出剛過半,豆瓣評分已跌至3.9,近半數觀眾給出“一星”差評,評論區大多是網友對浮夸演技和“注水”劇情的吐槽。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家庭、愛情、婚姻和責任,永遠是人生的主題。《如果歲月可回頭》本應將三位失意男子化為現代社會婚姻困境中的縮影,在多角度呈現當下家庭生活原生態的同時,深入探討中年危機、婚姻圍城、代際差異等焦點問題,尋求藝術創作與觀眾之間的共情共鳴。但在這部劇中,男人們喝酒消遣、互吐苦水的“座談會”卻成了核心內容,充斥著大量“雞湯化”臺詞和“散文式”對白。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被無限放大,男人們染發換裝的生活細節被津津樂道,甚至連換雙鞋都能扯出一整集故事。相反,生兒育女、贍養老人等家庭核心問題變成劇中“羞于啟齒”的禁忌,原本夫妻雙方開誠布公談一談就能解決的矛盾繞了20多集,仍未切入正題。《如果歲月可回頭》中男人們的群體焦慮不曾讓觀眾感同身受,滿屏“作妖”的懸浮角色反令人望而生厭。試問,這些生活在“真空”中的男男女女怎么可能得到大眾的認可?      《如果歲月可回頭》用“雞湯”灌水,以避重就輕的手法稀釋劇情,而另一些“注水劇”則走的是“戲不夠,情來湊”套路。剛收官的行業劇《安家》改編自日劇《賣房子的女人》,2016年播出的原作只有10集,曾獲第90屆“日劇學院賞”多項大獎。《安家》則拉長到了53集,拓展出多條支線劇情,女主角慘遭原生家庭傷害、男主角慘遭妻子出軌背叛、合租男女日久生情……《完美關系》“發現”男女主角談一場戀愛撐不滿50集的時長,就讓配角們也紛紛“中槍”,陳數飾演的白領精英斯黛拉遭遇“婚內出軌”“姐弟戀”。在一部聚焦公關行業的職業劇中,“女二號”的感情戲竟然成了最大看點,讓人啼笑皆非。           趨利和短視,可能砸了整個行業的“鍋”           網劇的收視和口碑,劇集長度已經成為觀眾的敏感點,周迅主演的新劇《不完美的她》只有22集,一些網友還沒看劇就已抬高了 “印象分”。但劇集長短并非“注水劇”的唯一標準,優秀的長篇連續劇并不是沒有。120集的《我愛我家》、80集的《武林外傳》反復重播仍讓觀眾百看不厭,76集的《甄嬛傳》和54集的《瑯琊榜》也是有口皆碑的佳作。而看似“濃縮”的短篇劇集,也可能被“注水”。今年1月播出的網劇《唐人街探案》僅12集,卻向人們展示了什么叫做斷崖式“跳水”——前八集節奏明快、扣人心弦,堪稱“神劇”;后四集卻嚴重“注水”,莫名爛尾。       “注水劇”成為“人人喊打”卻屢教不改的“頑疾”,究其原因無非是資本作祟。我國的電視劇制作習慣以集數來計算演員片酬和出售價格,“集”不僅是電視劇創作上的時間節點,更是成本核算、買賣交易的基本單位。在當下的商業環境中,影視公司和播出平臺為了攤薄成本、增加利潤,便有了制作“注水劇”的動力。它們把“水龍頭”擰到最大,研發出了 “回憶殺” “慢動作” “拓展支線”等形形色色的“注水”手法,簡單粗暴者干脆用每集十幾分鐘的“前情提要”“后集預告”稀釋劇情,更有甚者竟將對贊助商的“回報”轉化為內容本體強行注入劇集,炮制出既長且爛的“裹腳布式”廣告劇。于是,原本扎實的情節被稀釋了,精巧的構思被打散了,嚴密的邏輯被搞混了,鮮明的人物形象變得面目模糊了,好題材往往就這么被毀了。         制作公司和播出平臺的趨利和短視,正在惡化影視劇主創人員的生存狀態。靳東主演的《精英律師》《如果歲月可回頭》播出后口碑堪憂,《偽裝者》等佳作撐起的“精英人設”轟然崩塌。趙麗穎接連遭遇 《青云志》《楚喬傳》《你和我的傾城時光》三部“爛片”,拍攝《有翡》時終于在社交媒體公開吐槽片方 “魔改”劇情、瘋狂“注水”。《新世界》把簡潔明了的故事硬撐到70集,孫紅雷等實力派非但救不了也沒少被連累。要知道,互聯網是有記憶的,人氣和口碑最是難建卻十分易耗。        更值得注意的是,網劇已成為“注水劇”的“重災區”。《破冰行動》網絡版是48集,央視版只有43集,砍掉了五集“注水”戲,完全不影響觀看體驗。在視頻網站上,觀眾可以任意選擇以0.75至2倍的播放速度觀看影視作品,“注水劇”大行其道時,“倍速播放”就成為越來越多網絡用戶選擇的觀劇方案。一旦“碎片化”觀片形成新習慣,將對影視劇創作造成難以逆轉的影響,“看劇不如看彈幕”或許會成為每一個影視劇從業者的悲哀。 (記者 宣晶)
    2020-04-07 08:55:18靳東
  • 靳東:顛覆形象不是為了刻意改變
      正在北京衛視播出的《如果歲月可回頭》已連續多日占據收視榜首,劇情聚焦“老男孩”群體的生活困惑,將中年人的苦悶、猶疑、試探、糾結、矛盾通過戲劇故事一一展開,主演靳東顛覆以往的精英形象,飾演一個落魄且叛逆、想重回青春的“不羈中年”。很多人以為靳東想借由此次刻意轉型,他卻不以為然:“我不會為了改變而去改變,所以不存在刻意改變。”  王牌律師羅檳、傳奇生意人譚宗明、咨詢業精英賀涵……靳東這幾年塑造的“業界精英”“成功人士”形象深入人心,這次在《如果歲月可回頭》中,他飾演落魄沮喪的中年男人白志勇,無論人物形象還是角色性格都跟以往大相徑庭,一開始甚至讓觀眾有點難以接受。而靳東認為,作為一個演員,自己最需要做的是靠近角色和人物:“我是一個創作者,從創作者的角度來講,一定不能為了演去演。”  在《如果歲月可回頭》中,靳東和在《戀愛先生》中有過愉快合作的李乃文、李宗翰再次同框,組成“白藍黃”三兄弟,互訴衷腸,安撫彼此受傷的靈魂。電視劇播出后,三兄弟所面對的婚姻問題,包括他們一些看似幼稚的“作妖”“叛逆”的舉動在觀眾中引發了不小的爭議。靳東坦言在創作之初他跟大家就這個話題進行過深入的探討,并對當今社會對“中年”的定義和范疇有了新的看法。“也許我們到達了生理上的中年,但我真的從來沒有認為我們到了中年。我覺得今天的人反而成熟得晚,都不成熟,心智不成熟。”  同病相憐的三兄弟相互扶持、共同成長的過程中所引發的社會問題和人生命題,正是靳東想要帶領觀眾去探究的。“我最初看到這個劇本,劇作更偏文學性和探討性,但是到最后,我覺得他文本語言里的行動性還是很強的。”靳東直言,一開始拿到劇本時,他覺得這個故事從三個男性的視角切入每個家庭的不幸和情感危機,題材有點偏沉重。所以在實際拍攝中,靳東和導演共同探索在表演和拍攝上的更多可能性,在二度創作中,他們希望能以友誼的默契尋找更輕松活潑的呈現方式,賦予人物更多的動因,給相對文學性的劇本增添更多生動的改善。“我們盡可能地從文本轉化為視聽畫面過程中,尋求不一樣的方式去表達,另外從表演、拍攝上,力所能及找到相對輕松一點的呈現方式,去用一些節奏、手法,拍得能夠更老少皆宜一些。”  劇中靳東飾演的白志勇一開篇就“被離婚”,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自己喝個酒、打打牌怎么就能讓整天看話劇、看演唱會的妻子無法忍受。“白志勇覺得自己沒有去違背良心,沒有傷天害理,沒有做缺德事,也沒有傷害過別人,怎么就不行了?”靳東認為白志勇的問題在于沒有學會換位思考,在當今的家庭生活、情感生活中,解決了生計問題之后,更重要的是上升到精神層面的感受。“人和人得多理解對方,其實越理解越包容,越包容事情越簡單,夫妻雙方就是溝通,溝通好了才能上升到更多的體貼。”靳東覺得,越是在今天這樣一個快節奏的時代,就越應該提倡慢生活。“除了我們要完成工作,在家的時候大家應該更多進行一些思考,無論是夫妻還是爸媽、孩子,把這些關系梳理一下,慢下來進行十分鐘思考的整合,都可能會遠遠比你忙忙碌碌十天不知道在干什么,要強得多。”(記者 邱偉)
    2020-04-03 08:48:33靳東
  • 《如果歲月可回頭》這些“長不大扛不動傷不起”的中年男孩
      《如果歲月可回頭》把男人四十在情感上遇見的糟心事、表現出的幼稚行為和盤托出。圖為該劇海報。  看起來,靳東鐵了心要顛覆自我,告別精英人設。不只是他,剛在《精英律師》和《安家》里以成熟商務形象示人的李乃文和李宗翰,也齊齊暫別成功人士。            正在東方衛視和北京衛視熱播的《如果歲月可回頭》給了觀眾一個猝不及防,三位男演員忽然成了“老夫聊發少年狂”的代言人。在婚姻中挨個失意的他們,頂過花花綠綠的發色,過了段癲狂不羈的生活,以可稱“迷惑”的行為抵抗情感上的負能量。   對觀眾而言,靳東、李乃文、李宗翰同時演繹“失愛男”,集體遭遇情感上的“毒打”,這觀感是新鮮的。放在更大范圍,當多數劇集愛把中年人的情感困境壓在女性心頭,該劇不僅讓左小青、趙子琪、傅晶所飾角色牢牢掌握婚姻的主動權,還讓蔣欣以旁觀者清的姿態時時點醒“游戲中人”,兩性間一目了然的非對等位置也是不多見的視角。        作為一部出品人、制片人、編劇、導演均為男性的作品,《如果歲月可回頭》把男人四十在情感上遇見的糟心事、表現出的幼稚行為和盤托出,勇氣可嘉。只不過,當劇情進半,劇中人依然故我耍著老男孩的性子,劇里劇外,一份屬于中年男性的情感自省都來得略遲。            生活中“男人到老都是孩子”的悵惘和自嘲,劇情里都有      中年失婚這類題材,若發生在女主劇,主人公多半會在觀眾的憐愛目光里走上勵志路。可在主角變成三名男性后,事情變得有些不同。            一開篇,三人就深陷婚姻危機。風流倜儻的白志勇“被離婚”,沒有出軌、財政危機、婆媳不和、教育理念相左等習見的婚姻矛盾,在男方眼里,妻子景雅的堅持有點矯情。在大學里教中文的藍天愚“被出軌”,盡管妻子上官慧強調只是精神出軌,但他依然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冤的丈夫。為星級酒店掌勺的黃九恒“被當爹”,在他兢兢業業履行了十多年父親的義務后,一次意外告訴他,其實女兒的生父另有其人。            失意者在旅途中相識,“重生三人組”在導游江小美的見證下,正式結盟。被生活暴擊的初期,“應激反應”里的他們,想當然地按少年人模樣“孔雀開屏”,奇裝異服干了不少荒唐事。折騰半天終于發現,重生不代表“無限放飛”,人還是得做和年齡相吻合的事。于是,三位先生恢復原貌,決定以新的感情治愈舊的情傷。無奈,依舊處處不如意。自詡硬件上佳的白志勇最先決定奔向新感情,可健身女教練直接戳穿他“沒有安全感”。對女性儒雅又有風度的藍天愚仿佛挺受歡迎,可惜遇人不淑,太狠、太猛、太假的戀愛對象,讓他在情感和經濟上遭了雙重折損。黃九恒也想走出原地,可控制不住自己在老問題里自虐糾結。     劇中男性在婚姻里“失愛”,看起來是偶然。可在新的情感路上依舊碰壁,則徹底暴露了他們情感觸礁的必然。比如白志勇,直到偶遇景雅與其心理醫生,他仍沒想過女性在婚姻里究竟要什么,更遑論去思考自己該承擔什么。比如藍天愚,自恃總比現實高一點,所以他是怎樣不懂經營婚姻、無視上官慧的,也便是一樣在戀愛中想當然地把對方攬到自己的羽翼中而摔個鼻青臉腫。     這些角色長不大、扛不動、傷不起,借用電視劇《老男孩》的臺詞,“男人到老都是孩子”。他們看似離經叛道的行為邏輯,其實是男性主創們把自身的悵惘和自嘲,都老老實實安置在了劇情中。        如果僅靠臺詞金句就能拆解,那樣的情感問題其實不成問題           作為對照面,劇中的女性角色似乎要清醒得多,其中尤以江小美為甚。作為暫時的“局外人”,她以超乎年齡的復雜人生閱歷,擁有勘破一切的通透。         “重生三人組”為藍天愚的戀愛問題坐而論道。有“男人四十一枝花,工作穩定、收入尚可,愛情不過是早晚事”的安慰性發言;有“放低標準,放低期待,就能收獲更高”的插科打諢。但統統逃不脫江小美的一盆冷水,“別總想著我離婚了,我單身了,愛情就該來了。愛情不是快遞送來的,它應該是由衷的自然的”,不然只能是“饑不擇食,慌不擇路”。        江小美說的都對,可問題也恰恰在此。一部臺詞邏輯大于行動邏輯的劇集,何以用真情博人共鳴?同樣表達中年失婚的喪氣,白志勇憑牢騷,“不刺激,所以沒勁,所以平庸,所以不年輕”。而在電影《心花路放》里,黃渤飾演的“被離婚”男人耿浩靠的是細節。他心有不甘跑去盯前妻的梢,沒勇氣上門,只敢在樓下等著,一邊抽煙,一邊猛灌啤酒。終于等到那個和前妻相好的男人出現,耿浩沖了上去,想用酒瓶砸對方。一個遲疑,那男人轉過了頭,問他:“哥們兒,有火嗎?”只一瞬間,好不容易鼓起的脾氣全都泄了,耿浩摸摸索索從褲兜里掏出打火機,那男人湊過頭來,原本想尋仇的耿浩按了幾次,才把火打燃。一樣試圖拆解非親生的家庭難題,藍天愚只會惆悵,“幾根面條就能撐起熱騰騰的日子,有的家庭一堆存款,反而把日子折騰散了”。而日本電影《如父如子》用兩個家庭長久的相處瑣事,讓觀眾體悟,對親情來說,時間的力量大可以超越血緣。            劇集需要金句點題,可當一部劇總是在紙上談兵,像極了生活里誤以為豎起風衣領子就是青春無敵的不著調。現實中人都懂得,如果僅靠金句就能化解,那樣的情感問題其實不成問題。近20集了,若編劇再不讓折騰良久的三人沉入生活、貼地行動,觀眾可等不及了。(記者 王彥)
    2020-03-31 08:44:06靳東
  • 《如果歲月可回頭》男性視角看“失婚”
      都市情感劇《如果歲月可回頭》正在北京衛視、東方衛視播出。開播伊始,演遍職場精英的靳東變臉失婚中年男人,讓不少觀眾始料未及,加上李乃文、李宗翰兩個主演,三位中生代實力演員從男性視角,探討婚姻情感與家庭,這在以女性為主導的都市情感題材領域,開始了耳目一新的嘗試。  劇集播出之后,最大的意外來自靳東。作為一個被話劇舞臺反復錘煉的中生代演員,靳東走紅于2015年的民國諜戰劇《偽裝者》,作為一個三面特工,靳東用帶有層次的表演征服了觀眾,這個角色也成為他迄今為止塑造的小銀幕角色中最為特殊與個性的一個。隨后幾年,不管是《歡樂頌》中的老譚、《我的前半生》中的賀涵,還是《精英律師》中的羅檳,靳東的角色進入一種模式化的怪圈:發型一絲不茍外加穿著考究,口若懸河外加雙商過人……盡管不少粉絲認同并喜愛靳東出演此類角色,但不論是演員個人規劃發展還是專業輿論反饋,過于相似的單一化的角色并不是長久之計,而靳東的新作,也總會引起人們對他戲路問題的關注。  在《如果歲月可回頭》播出的前4集中,靳東大改以往的風格,飾演一個自我、任性、好面子、重感情,失婚又失業的粗糙中年男:對妻子呼來喝去,醉酒大鬧公司發布會現場,不開心就買醉蹦迪踹路邊車,這樣的靳東確實在顛覆自我,和劇中飾演的人物一樣嘗試突破和放飛,但角色與其本身氣質儒雅成熟的外形相差太多,多少感覺他是在一個不太擅長的角色類型里較勁,反而讓人看到了表演的局限性,而不是另一個靳東。  在以女性視角獨當一面的都市情感劇中,觀眾看到的多是女性對“喪偶式婚姻”的抱怨與控訴。《如果歲月可回頭》則獨辟蹊徑,幾乎從純男性視角來解讀婚姻與成長:三個中年男人,看上去都有著成功的事業和穩定的家庭,但長期積累的矛盾被揭開,危機一觸即發:靳東飾演的白志勇被妻子離婚,李乃文飾演的藍天愚親眼看到妻子出軌,李宗翰飾演的黃九恒,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得知養育了11年的女兒非自己所親生。  《如果歲月可回頭》開篇展現的是一種男性心態:三個原本已經在婚姻慣性中生活的男人,不得不被迫重新審視自己,白志勇被妻子抱怨之后才意識到自己積習難改“危害”了婚姻,藍天愚要思考妻子出軌是否與自己的所作所為相關,而黃九恒面臨的是打破家庭的平靜還是守住秘密卻如鯁在喉……當不得不面對這些棘手問題時,三個男主人公決定先放飛自我重拾任性,但對于中年人來講,用了十幾年經營的感情、家庭和事業,放手與不放都是進退兩難。當劇中三人在經歷蹦迪、泡夜店、快閃等一系列惹是生非的行為后,流露出的感嘆便是:如果歲月可回頭……  沒有劍拔弩張和大道理,三個失意男人的生活本就是一地雞毛,他們經歷了從“苦難先生”到“花季老少年”的蛻變,有些匪夷所思的輕喜劇風讓部分觀眾感到荒誕和不真實。不過在接下來的劇集中,如果可以準確表現男性恢復單身后的心態變化以及逐漸開始自省和改變,完成自我治愈的心路歷程,那么《如果歲月可回頭》也不失為當下婚姻家庭作品中,新穎獨特的一個另類表達。( 邱偉)
    2020-03-26 09:03:38靳東
  • 醫療題材影視作品:幫助我們理解抗疫的艱難時刻
      電視劇《外科風云》海報。  暴發于今年初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注定會成為當代國人生命歷程中的一次深刻印記。人們不僅通過自己的實際行動參與到疫情的抗擊中去,同時也切身體會到了疾病給個人、家庭和社會帶來的沖擊,去思考和總結疫情暴露出來的各方面問題和我們的應對經驗。近期,一批膾炙人口的醫療題材中外影視劇和紀錄片作品尤為引人矚目,體現了文藝作品對于人類社會的特殊價值。  實際上,近年來我國醫療題材影視作品的創作從未間斷。從本世紀初開始,新老文藝工作者就開始關注這一社會生活中重要的領域,用視聽藝術的方式來回應現實生活的焦慮與期待,弘揚核心價值觀,推動社會進步。  在專業領域展現個體成長  一直以來,醫療題材的影視作品都是全球性的創作熱門。例如,韓國本世紀以來曾播出過《外科醫生奉達熙》《赤子之心》《婦產科》《好醫生》等諸多具有一定影響力的作品。而英美等西方國家則發展出更成熟的類型化創作模式。2004年福克斯臺推出的新劇《豪斯醫生》連播八季,次年美國廣播公司播出的《實習醫生格蕾》更是連續播出16季,并獲得了第17季的預定,2020年將繼續和觀眾見面。近年來,《豪斯醫生》的主創改編了2013年的韓劇《好醫生》,為美國廣播公司開發了新的醫療劇《良醫》,同樣大獲成功。  進入二十一世紀后,我國醫療題材影視作品也逐漸出現,2005年播出的《無限生機》是公認較早出現的、并在中國電視劇發展歷程中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代表作品。作品一經播出就獲得了包括醫護工作者群體在內的眾多觀眾喜愛,成為了一代觀眾的集體記憶。這部電視劇由《重案六組》原班人馬創作,有效延續了他們針對專業職業領域的制作經驗。影片注重典型行業場景的氣氛營造,也很好地平衡了有特點的個體角色與群像塑造之間的關系;在內容上不僅兼顧了醫護人員的專業生涯和日常生活,同時也刻畫出特定時期豐富多元的社會面貌。  近些年來,這類電視劇在制作規模和視聽水準上不斷提升,初步形成較為穩定的故事模式,培養出一定規模的觀眾群體。不論是《急診科醫生》中由王珞丹飾演的畢業于名校的急診科醫生江曉琪,還是《外科風云》中由靳東飾演的海外學生歸來的心臟外科醫生莊恕,大多數故事都聚焦于具有顯著天分的初入職場的醫生,通過他們面臨的疑難病例以及紛繁復雜的人際關系來搭建人物完整的成長弧線。對于觀眾來說,醫療題材的影視劇還普及了關于人體和疾病的科學知識,展現了高端醫療科技的前沿發展。很多觀眾都是通過這些影視劇第一次直觀地了解到很多疾病的致病原理和治療方案,也對醫生的職業環境和專業挑戰有了更多體會。可以說,醫療題材影視劇為社會提供了關于醫生與醫療的一種集體想象。  以現實質感思考醫患關系  以真實為本色的紀錄片有著不同的表現對象和社會價值,醫療話題同樣得到了全球紀錄片創作者的關注。相對于醫療題材國產影視劇的不溫不火,近年來出現了很多內容扎實、口碑優異的紀錄片作品,如《中國醫生》《手術兩百年》《人間世》《業內人士》《生門》等,都在互聯網平臺上得到了觀眾的喜愛,形成了觀看熱潮,乃至于《因為是醫生》這類不常見的真人秀模式也獲得了可觀收視。  紀錄片具有很強的本土性,關注社會現實是紀錄片工作者的重要使命。而醫生則是當下中國的焦點職業:一方面,生命對于每個人和每個家庭都重于泰山,另一方面,醫生與患者之間很難在專業領域實現信息對等,患者對疾病和醫療的理解與期待常常與現實之間有不小的偏差。這些都讓醫生這一職業處于風口浪尖,成為各類問題的爆發點,也就自然地成為紀錄片青睞的題材。醫療紀錄片中的醫護人員比醫務劇更具有現實質感和煙火氣息。他們固然醫術高超,但面臨的風險和挑戰卻也更加真實,身體的疲憊和溝通的無奈有時候比疾病帶來的危機更加打動人心。例如,已經播出兩季的《人間世》少見地在影片中直接呈現失敗的診療結果,第一集前半段的氣氛一直被一場失敗的急救所壓抑;在《中國醫生》的第四集中,外科醫生捂著脖子上了手術臺,十個小時的手術后必須依賴肩背按摩儀來恢復,這時我們才知道原來醫生自己也是病人。  紀錄片是一種獨特的藝術形態,它以記錄和表達真實為目標,但是又往往無力真正解決它所暴露出的問題。我們固然不能期待紀錄片為現實社會提供直接的解決方案,但它至少能夠帶領我們深入到真實的場景中,去直面現實的復雜、多元和不確定性,改變我們的簡單思維和旁觀視角,幫助社會對醫療人員和患者達成理解與共情,進而讓我們以更加多元的態度進行溝通,并通過理解和溝通而凝聚成一個更有力量的整體。  直面疫情中的社會難題  醫療和疾病題材的影視劇不僅為我們提供了戲劇性的情節和逼真的體驗感,也為我們在真實生活中如何對待痛苦、如何思考疾病提供了特殊啟示,這尤其體現在與公共衛生相關的災難類型片中。現實疫情中的一些細節和新聞報道常常能夠讓我們回想起虛構電影中的類似橋段,而這些影視作品也讓觀眾在虛構的假定性中去體會失去的痛苦和人類在疾病面前的無助。  《傳染病》和《流感》是這些年來關于瘟疫的災難片中的代表作品。兩部電影都為我們展現了因認知有限和主觀忽視而造成的疾病的迅速暴發,其中既有專業的聲音被壓制,也有恐慌帶來的社會失序,還有極端情境下人性的善惡沖突。這類影片為我們展示出,大型的疫病和公共衛生事件就像火山口,潛在的社會矛盾和個體糾結都會像平日處于地殼深層的熔巖一樣,借助這樣一個出口產生巨大的破壞力。  相比于醫務劇和紀錄片,災難類型電影觸及了更多與疾病相關的社會議題。實際上,流行性疾病的暴發伴隨著人類文明的進程,黑死病、天花、流感等帶來的大規模社會衰退讓人們至今記憶猶新。很多社會學和歷史學的著作,如威廉·麥克尼爾的《瘟疫與人》和賈雷德·戴蒙德的《槍炮、病菌與鋼鐵》都涉及了人類文明與流行疾病之間的關系。歷史學家們普遍認為,傳染病既是人類社會不斷發展,尤其是人口密度和全球化水平不斷提升的結果,反過來也激發了公共衛生事業的完善和社會動員與治理方式的成熟。而電影則用一種極致化的想象力來直面人類歷史上不斷重現的災難,來思考人類社會的應對之策。  除了社會性的話題之外,與疾病相關的電影也幫助我們更好地直面災難帶來的深刻苦難。即使不乏“主角光環”,災難類型片的一個重要藝術任務仍然是對于災難本身的深入刻畫,尤其是對于災難之下人的生離死別和極端情緒的近距離描摹與審視。災難為電影的藝術力量提供了源泉,讓觀眾因劇情而積累起來的情緒在最終秩序恢復的時刻得到釋放與升華。這些成熟的影視藝術啟發我們,在現實社會中我們同樣需要直面與尊重每個犧牲;不回避苦難不僅是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它也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看清現實,吸取教訓,學會珍惜。  總之,對抗疾病不僅僅是個體生命的延續和科學技術的進步,而且也為社會和人文領域的自我更新、自我反思和不斷進步提供了重要力量。它不僅給我們帶來了現代公共衛生和醫學,而且也影響到每一個社會成員對于自身所處的社會境況以及個體生命的意義與價值的認知。優秀的影視作品記錄和分享了人類面對疾病時的全力以赴和理性抉擇,既為社會提供了警鐘效應,也一次次地確認和鼓勵了同情、勇氣、誠實和擔當等社會正面價值。  (作者:梁君健,系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
    2020-02-26 09:00:28靳東
靳東

靳東,男,中國內地演員,1976年12月22日出生于山東省。2003年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音樂劇本科班。1993年在電視劇《東方商人》中飾演少年高顯陽,就此踏足演藝界。

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_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_男朋友让我用胸喂它_日日夜夜天天狠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