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電影《武林孤兒》導演黃璜:讓荒誕成為現實

2019-11-05 14:05:41|來源:中華網|編輯:武若曦

  11月8日,由青年導演黃璜自編自導,李少紅監制的電影《武林孤兒》將正式登陸全國院線。這部電影曾獲得了多個海外電影節的認可。除去這些華麗的外表,導演黃璜心中的《武林孤兒》到底是怎么樣的?他又是如何寫出這樣荒誕幽默風格的劇本的?

  黃璜導演管《武林孤兒》的劇本叫作“本命養成系劇本”,因為這個劇本一直在隨著他的成長與思想變化在不斷調整與進化。據悉,黃璜導演因自己年幼時被送到了一個封閉的體校進行訓練,所以最初寫這個劇本的時候,他是以武校里的孩童作為主視角,進行半自傳體的創作。后來隨著他的成長,對社會、世界的看法越來越復雜,單純描寫叛逆孩童的劇本內核已無法滿足他的創作沖動了。

  多年的北漂沉浮,讓他不再想單純地只表達一種青少年的反抗本能,而是蛻變出一個知識分子的客觀心態。于是當而立之年的黃璜參加青蔥計劃的時候,《武林孤兒》的劇本也變成了用成年人的視角來看世界,主角由練武的少年變成了一個武術學校的文化課老師。

  劇本完成了,如何將其影視化呈現成為黃璜導演新的目標。《武林孤兒》從開始籌備到拍攝完成,總共耗時三個月,拍攝周期為一個月。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扮演武校學生的小演員們,全部選自影片的拍攝地,中國最大的武術學校——塔溝武校。其中,最主要的武校生角色——張萃山是導演意外地在訓練的孩子里發現的。當時他正在被教練訓斥,他的狀態與黃璜導演想要的感覺十分的吻合,盡管他與角色預期的年齡身高都不相符,但他那一張生動難得的臉立馬抓住了導演的視線。

  為了用這位非職業的小演員做這個角色,導演和工作人員用了各種方式去調整和配合他的狀態,甚至有為了男孩不會游泳而改掉劇本的情況。面對時間緊、容錯率低的拍攝環境,黃璜導演克服了種種問題,在11月8日即將給到他的最終“答卷”。

  在電影中,有很多隱喻和意象性元素。這些雜糅戲謔的元素配合著時而冷靜、時而不正經的視聽,讓很多看過《武林孤兒》的觀眾表示,影片具有十足的荒誕幽默感。對此,黃璜導演認為荒誕其實是一種對生活的反抗,是尋找意義的方式。而幽默則是手段,是讓反抗沒那么激烈,比較容易被接受的策略。《武林孤兒》正是利用了幽默的手段把對社會的反抗、對生活的掙扎裹上了一層糖衣,讓荒誕成為現實。

  11月8日,一起走進影院見證“特別”的《武林孤兒》!

標簽:

為您推薦

新聞
娛樂
體育
軍事
汽車

國際在線娛樂微信

返回頂端
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_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_男朋友让我用胸喂它_日日夜夜天天狠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